正文 第1章 神秘木匣

租书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晚唐谜案正文 第1章 神秘木匣
(租书读http://www.zushudu.com)    我站在一个未知的海边,海风很大,空气中伴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海水扑打着礁石,激起一层层浪花,令人觉得苍白而绝望。我重重地敲了敲自己眩晕的脑袋,愕然发现,岸边站着一名身姿妖冶的女子。

    而我,却像是漂浮在海面上,这使我惊愕地睁大了眼睛,怔怔地盯着岸边的女子。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长长的头发盖住了她的脸颊。在海风的吹拂下,她的五官若隐若现,平添了几分鬼魅……

    当我将自己的视线移向她手边的时候,震惊地发现,她的手上竟然捧着一颗……

    没错!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森白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面容,鲜血一滴滴滴落,有几滴沾染到了女子的裙摆。

    我发现她那被头发遮掩下微微勾起的嘴角,一种诡异的弧线,一种阴森的微笑,让人不寒而栗。正当我害怕地想挪开视线的时候,她突然抬起头,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不禁全身一怔,视线连忙脱离她灼热恐怖的眼神。可是我感觉,此时的她就仿佛站在我面前,我猛地想到自己那炫目的白发,会不会她手中捧着的,就是自己的头颅?

    我只能盯着海面,而海面上却有她的倒影,我于是紧紧地闭上眼睛。这时,一段熟悉的铃声将我从噩梦中拉回了现实。

    而这段铃声,在宁静的清晨,显得那么刺耳。

    我睁开眼,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

    我敲了敲昏昏沉沉的脑袋,脑海中依旧回想着刚才的噩梦,梦中那抱着我头颅的白衣女子。我已经连续两天做同一个梦了。

    这意味着什么?

    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伸手摸向放在床头上的手机。然而,我没有摸到。一个表面粗糙的东西,被我捏在了手里。硬硬的,使我条件反射地缩回了手。

    因为我清晰地记得,床柜上除了茶杯,手机,还有台灯之外,绝对不会有其他东西。或许,哪天是该在床头柜上放上女朋友的照片。

    我狐疑地转头,一个黑漆漆的木盒,呈现在眼前。

    倏忽,一阵寒气油然而生。

    我敢保证,我目前的住宅安全措施是绝对有保障的,双层防护门,加自动报警系统,这些不是拿来装饰摆设而已。然而,现在却腾空多出来一个小小的木匣。

    我猛地跳下床,冲到客厅。

    大门,严严实实地关着。我按了按把手,即使是我,没有钥匙也休想打开。而且住在27层,跳窗而入,貌似更不可能。那床头柜上的木匣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再次望向自己的卧室,由于厚厚的窗帘阻挡着阳光,漆黑一片。不自觉的,我又想起了那名白衣女子,忍不住打了一记寒颤。

    我没有醉酒回家的记录,昨天晚上打完游戏就上床睡觉了,根本想不起一丝端倪之处。

    终于,好奇心还是怂恿我走了进去。

    木匣仍然静静地躺着,上面的纹路凹凸不平,正面刻着四个字‘半岛木匣’。

    ‘半岛木匣’?我默默地念叨了一句,拿起盒子,发现它的侧面,竟然还锁着一把中国古式的金锁。

    我试着扯了扯,木匣很牢固,这让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它会出现在我的房间?我于是又晃了晃,没有丝毫声音,这使我更加好奇,里面究竟藏了什么?

    藏宝图?信笺?还是说一封尘封多年的书信?

    如果是书信,那上面又会写些什么?

    我的好奇心被前所未有的激发,真恨不得直接把木匣砸了。但在没弄清楚缘由之前,我不能这么做,因为它的出现已经够诡异了,如果因为莽撞地将它砸碎,指不定又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

    于是,我轻轻地放下木匣,这才发现,桌子上还放着一卷黄褐色的东西。

    就像一张人皮!

    表面上墨迹斑斑,上面仿佛写了字,从里面渗透出来。

    我不敢贸然出手碰它,而是低头仔细观瞻了一会。原来,它只是一卷羊皮纸。出于好奇,我拿了只笔,将其慢慢地展来,愕然发现,上面的文字竟是日文。

    一种古代西方惯用的文字载体,刻录的竟然是日文。

    “神のかばう者’、それを‘名古屋’に送り届けて下さい、半島の鍵を探します。”这字迹,深深地渗进了羊皮纸里,感觉像古朽的文字。

    不得不说,虽然我一看便知是日文,然而除了看懂‘神’‘者’‘名古屋’‘半岛’之外,其它就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了。

    ‘半岛’?这不正是木匣的名字?

    我连忙打开电脑,本来想把这卷羊皮纸拿给一个学日语的朋友。只是,究竟上面写着什么?这么做了之后是否会将这诡异的经历牵扯进他的生活,都不得而知。

    而且,这背后是否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在没搞清楚来龙去脉之前,还不能将现在发生的一切,告诉身边的朋友。

    也就是说,现在唯一可以求助的就是电脑。然而,输入一串生涩的日文,还真不是简单的工程,当我打完最后一个字,我既好奇,又带着恐惧盯着屏幕。

    究竟是上帝的指示,还是魔鬼的邀请?

    我再次不自觉地回想起梦里那白衣女子,看来魔鬼的邀请几率更大。

    ‘啪’

    我按下了回车键。

    “神护者’,‘名古屋’把它送到,请找半岛的钥匙”,普通的翻译软件不注重语法,好在这段话虽然读得拗口,但仔细一看意思也很明确,指的应该是让神护者把半岛木匣送到名古屋,然后找到打开金锁的钥匙。

    只是这段话的意思,让我深深地震惊了。

    ‘神护者’,难道指的是我吗?如果我真的是‘神护者’,为什么还能撞上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

    倒是‘名古屋’,去年我曾经一个人去那里看过举世闻名的名古屋电视塔。它的展望台高达100米,可以观赏名古屋全貌。虽然它白天并不特别引人注目,但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强光把塔身照得金光闪闪,成为名古屋的典型景观。而我当时之所以选择去电视塔旅游,完全是为了看看日本城市的夜景。

    可是现在摆在眼前的,一卷神秘的羊皮纸,竟然指使我去‘名古屋’寻找‘半岛木匣’的钥匙。这让我越来越好奇,区区一个木匣子,砸碎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何必大动干戈?可再回头想想,这一切的背后定然牵扯到太多事,木匣里的秘密,绝非眼前这般简单。

    至少,它也是个价值连城的古玩。租书读 http://www.zush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晚唐谜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晚唐谜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晚唐谜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