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章 白衣女子

租书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晚唐谜案正文 第2章 白衣女子
(租书读http://www.zushudu.com)    ‘叮咚’……

    这时,一阵急促的门铃声,使得令人窒息的气氛有了点动静。只是,这门铃像要夺魂似的急促而频繁。

    “来了!”我不耐烦地大吼一声,随便用手梳理了下凌乱的白发。这白发,纯粹是哥们之间玩笑的产物,打赌失利的惩罚。

    到了门口,我下意识地往猫眼瞅去,一张绝美的脸蛋出现在自己眼前,而且她今天穿了一条粉色的连衣裙,完美的身材毫不吝啬地被勾勒出来。

    看到她,我连忙打开了房门,把系花拒之门外,可不是我干得出来的事。因为指不定,还有一场**。

    就在思想还没来得及收回,刚一开门,依梦便扑进了我的怀抱,紧紧地搂着我,头埋在我胸口。这**,不得不让我狠狠地掐了下自己,与其回去和梦中那名白衣女子在一起,还不如来一出现实生活中生米熟饭的先斩后奏。

    可是就一会,我明显感觉出她的身体在发抖,瑟瑟地,不住地颤抖……

    “依梦,怎么了?”我说。

    只是她并没有说话。

    “依梦?”我轻轻地再次喊了声。

    这时,她才抬起头,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叶辰,我好害怕。”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知道,我只是做了一个梦,但是我自己都理解不了,为什么我会那么怕,那么怕……”她的眼神飘忽,声音渐渐有点哽咽。

    我拍了拍她消瘦的后背,“先进来吧,我给你倒杯热水,缓解一下情绪。”说完,转身往饮水机倒了杯热水。

    依梦接过杯子,说了声‘谢谢’,腼腆地抿了抿嘴巴,想说些什么,又没有说。

    我和她,虽然一直在同一个院系,同一个专业上学,但是我和她的交集还是比较少的。也许她是系花,令我有点只能远观,不能近赏的感觉,而我平时基本也不在学校,想见到我确实不容易。

    “你的房子挺不错的。”依梦恐慌的情绪稍稍缓和了点,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说。

    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马马虎虎啦,啊,才起床……”我尴尬地指了指乱得惨绝人寰卧室,连忙站起身,简单整理了一下。

    依梦只是笑笑,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枕边的那个木匣。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让任何人看到那个神秘的木匣。

    “依梦,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重新坐回她对面,能像今天如此近距离地观察她,也算机会难得。

    依梦和我的眼神稍稍交汇,然后不好意思地说:“叶辰,我说出来,你不能笑话我。”

    “不会,”我认真地回答。

    她稍微顿了顿,浅浅地做了个深呼吸,“因为我做了一个梦。”

    说完这八个字,依梦突然又缄默不语了,而我却是一怔,再次想起了梦中那名白衣女子,但是我什么都没说,只是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我梦到一名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的女子,她……她……”说着说着,就仿佛什么莫名的力量正掐着依梦的脖子,她想说些什么,却结结巴巴支吾不出一个字眼。

    “依梦,怎么了?”我紧张地站起身凑到她身边。

    依梦朝我摇了摇手,“没,没事,突然感觉有点冷,我梦见一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子站在……咳,咳……”

    这会,依梦开始咳嗽,一下子将我的心揪了起来。一名白衣女,如果是站在海边,不就和我的梦境交集了?

    “叶辰,麻烦你再帮我倒一杯水,喉咙有点干。”依梦把杯子递给我。

    我给她倒了杯水,“慢慢说。”

    “我梦见一名白衣女子站在我床前,那时候第一次梦到的时候,我被吓醒了,看了看时间,正好是午夜十二点,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我松了口气,至少她的梦和我的不一样。

    “叶辰,或许你会不相信,她的那张脸,我现在还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么美丽。”

    依梦直直地盯着我,深邃的眼神像是在一个劲地问我‘信不信,信不信?’

    我点了点头,她才继续说下去,“后来,我迷迷糊糊又睡着了,可是,她竟然再一次出现了出现在我的梦境当中。

    梦是人的一种主体经验,是人在睡眠时产生想像的影像、声音、思考或感觉,通常是非自愿的。

    同一个梦境,不同阶段出现的几率不大。

    我仍然保持着沉默,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这一次,我的感觉非常奇妙,因为我很好奇,她盯着我究竟想做什么。而且,更离奇的是,我竟然在梦境中控制了自己的思维,我努力让自己不要醒来,结果是我真的没有醒来。而且,我听到她说话了!”

    依梦刻意加强了语气。

    一瞬间,依梦的话勾起了我的好奇心,究竟一个梦,会有怎样的魔力?

    “叶辰,她竟然在我梦里提到了你!”依梦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盯着我,我更是随之一颤。无论如何,虽然我和依梦的梦境不一样,但是主角都是那名穿着一身洁白素衣的女子,真不知道这究竟代表了什么?

    “她提到了我?提到我什么?”我说。

    依梦这时浅浅地笑了笑,有些自嘲的意味,“呵呵,她说,如果你不把一个叫什么‘半岛木匣’的盒子送到名古屋,你就得死!”

    她有些自嘲,觉得无稽之谈的话,像一道惊雷,劈开了我的天灵!我拿着杯子的右手猛地一颤,水溅了一地!

    “叶辰?你怎么了?”

    依梦连忙站起来,拿纸巾帮我擦拭着茶几上的积水,而我却有点麻木得难以动弹。

    “依梦,你的梦已经完了?”

    “没,如果只有那么一些,或许我就不会这么害怕了。”依梦无奈地摇了摇头,重新坐回了沙发。

    “那白衣女子还说,要我陪着你去名古屋,如果你死了,我也得死!”依梦顿了一下,继续说:“她说完那些话,眼角,嘴角……全部都溢出了鲜血。虽然是梦,但是那鲜血,就仿佛真的在我眼前!很真实。”

    “哦。”我轻轻地,仅仅只是僵硬地吐出这一个字眼。

    倒是依梦甜甜地眯眼笑笑,“好啦,叶辰,现在把梦和你说了,我倒不觉得那么害怕了。嗯,不好意思哈,一大早打扰你休息。”她调皮的语气,让任何一个男生为之着迷。

    可是此时的我却根本笑不起来,全身被寒冷包围,第一次感觉,这个世界那么诡异。即使依梦就在身边,梦寐以求的系花就在身边,可是客厅的温度还是骤然下降了很多。

    此时的我满脑子都是那名白衣女子在依梦梦境中的话以及那卷羊皮纸上的指示,我开始考虑,究竟要不要把那个神秘的‘半岛木匣’告诉她?

    或许,她现在不知道‘半岛木匣’的存在,就会把那名白衣女子当做一个普普通通的梦而已。一瞬间我感觉,那个木匣就好像是自己的骨灰盒,那颗白发的头颅……

    “叶辰,叶辰。”

    我不知道自己的思想此刻飘了多远,迷迷糊糊才听到依梦在叫我。

    “啊?怎么了?”失神的我,有些落魄。

    依梦狐疑地看着我,“叶辰,你没事吧?”

    “呵呵,没事,只是我这人天生胆子小,所以听你这么一说,还在消化呢。”我牵强地编了个谎言,想想还是不要把木匣的事告诉她比较好。

    依梦听后抿嘴偷笑。

    说实话,她笑起来真的很迷人,凤眸夺人,饶人心扉,这些溢美之词用在她身上,一点都不为过。

    “还没有吃早点吧,既然已经把你吵醒了,我就请你吃早点吧。”

    我本能地摇摇头,嘴上却说着,“行啊。”

    她扑哧一笑,站起身来,“行还摇头,心口不一哦。”

    “哪有,心里就是‘行’,我也说了‘行’,不要冤枉我好不好?只是行为跟不上思想罢了。”

    ……

    和依梦调侃了几句,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不少,我于是开车载她到了花园附近的早餐店。租书读 http://www.zush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晚唐谜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晚唐谜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晚唐谜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