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章 再现羊皮纸

租书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晚唐谜案正文 第5章 再现羊皮纸
(租书读http://www.zushudu.com)    很快我便到了天瑜家,那是栋豪华的别墅,也由此可见,天瑜家的经济条件非常好。

    毕竟,在其他省份的城市买座豪宅不算什么,但是在上海用房如此紧张,经济如此发达的城市买一栋豪宅,那是了不得的。

    我进去之后,发现天瑜的母亲眼睛红红的,不知道在这之前哭了多久。

    当她看到我的时候还是有些惊愕,可能是因为我的一头白发,也可能是因为我是最后和天瑜有过联系的人,虽然这种联系是单向的。

    在她家的客厅,我不自然地坐了下来,而且我发现,基本上她的叔叔阿姨,爷爷NaiNai,外公外婆,都聚集在了她家。

    而现在,就像看外星人一般齐刷刷地盯着我看。

    “叔叔,你们报警了没有?”最终是我打破了僵局,我不理解他们像赏景一样的态度看着我有什么用?

    天瑜的父亲这才回过神来,“报警了,但是还没到48小时,警方不能立案。不过我已经联系我的朋友开始找了,但到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

    “叔叔,这是天瑜寄给我的信。”我把信拿出来,递给了天瑜的父亲。

    天瑜的父亲双眉紧皱,一家人全部都围到他身边。由此可见,天瑜在他们家人中的重要程度。

    而我,抬头看了看她家的装饰,突然想到,会不会在天瑜的书房里有些线索?或者说,她的手机。

    “阿姨,天瑜的手机能借我看看吗?”

    “不用了,已经全部被格式化了,什么东西都没有。”阿姨无奈地摇了摇头,眼中又开始噙起了泪水。

    我站起身,“阿姨,您放心吧,天瑜都这么大个人了,会懂得照顾自己的。”

    “小伙子,有些事你不知道,她爸爸是个律师,最近打官司,得罪了一个黑帮势力,我怕是他们报复,绑架了我的女儿。”

    律师的家人被绑架,出现这种事的几率还是存在的。

    “我可以去看看天瑜的房间吗?或者是她的书房。”只是我想到从天瑜的信中,她明确说自己有事要做,会离开几天,这足以证明,这件事应该不会和黑帮有关,而且主动性掌握在天瑜自己手上。

    那么,既然是天瑜自己策划的事情,或许她很有可能会在自己的私人空间,比如书房、卧室,留下些线索。

    阿姨点点头,带我上了二楼的卧室。

    一进门,一股幽香便扑鼻而来,貌似正是平时天瑜身上的味道。当然,这只是我臆想的而已,反正很好闻,沁人心脾。

    整个房间都是粉红色的基调,看上去非常温馨,墙上还有很多张天瑜的写真照。化妆过的她,看上去更加楚楚动人了。

    天瑜的卧室非常整洁,我不忍心随意翻动她的东西,而且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于是,我去了她的书房。

    书房相对来说就比较凌乱了,而且真有一种古色古香的滋味。

    书桌上,还放着书,首先被我看到的就是我那本早期写的小说《夜半的心魔》。

    在书桌前,我坐了下来。

    我发现,天瑜在我的书上圈圈点点,娟秀的字迹随处都写着她的感想。

    渐渐地,我有些沉浸在这样的房间了,这样的氛围很容易让人静下心来,认真读书。不知不觉,我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

    突然,一本书的一页书角,无意间抓住了我的视眼。

    如果说是书页被折了起来,也不该是那个模样。那页书角,软软的挂下来,像是完全被地心引力所吸引。

    于是,我伸手拿起了那本书,是本《玫瑰战争》,也是我喜欢的作品之一。

    但是此时,更吸引我的是书里那特殊的一角。我依着痕迹,把书翻到了那书角被折的书页,仿佛要翻开一页封存已久的古书残页。

    就仅仅一瞬间,我震惊了,甚至要崩溃了!

    “名古屋、そこにあなたの要したもの。”

    虽然我看不懂整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看到了三个深深刺痛我双眸的字眼!

    名古屋!又是名古屋!一个日本经济发达的城市!

    而且,那页奇怪的页脚,其实又是一卷羊皮纸,一卷像是千年以前的羊皮纸。

    我疯也般地冲出天瑜的书房,甚至来不及朝她的父母打声招呼,便钻进了车里。因为,我很想知道,那句日文,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路狂飙,我几度无视挡在我面前的红灯,也不在乎接下去几天交警会给我开的罚单。我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查出那句日文到底是什么意思!

    ‘嘭’地一把推开大门,我便冲往了书房,快速打开了电脑,比当年玩游戏时还来得起劲。

    趁着电脑开机的间隙,我舒缓了下自己的情绪,走回卧室。原先那卷羊皮纸和木匣,仍然安安静静地躺在床头柜上。

    突然间让我觉得,这木匣和神秘的启示,简直是对我生命的威胁。或许,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人的生命,可能还有依梦,天瑜。

    难道这一切都是我连累的吗?

    拿起原先那卷羊皮纸,上面的日语已经被我看了很多遍,但还是显得那么刺眼。而此时我手上的另一卷羊皮纸,大小和原先那卷一模一样,唯一的差别只是上面的那句启示。

    只是都指向了同一个地名,日本著名的城市,名古屋。

    我稍微有些失魂,见电脑已经完全开启,便坐了下来,一字一字地仔仔细细将那句日语输了进去。对一个完全不懂日语的人来说,打一句日语就像是打一段数学公式那么艰难。终于,在电脑屏幕上显现了和羊皮纸上一模一样的日文。

    答案,仅仅只在我敲下回车键的一秒之后。

    此刻我心里变得躁动起来,我怕接下去出来的会是咒语,如法老王图坦卡蒙的咒语,让我在恐惧中,痛苦中死去。而且,还陪伴着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只是就在我将要按下回车键的时候,电脑突然蓝屏了,跳出了程序错误的窗口。我的心也随之一揪,痴痴地看着只剩下英文字幕的屏幕,自嘲地笑了笑。因为今天一整天所发生的事,除了诡异,已经无法再用其他的词来形容了。

    无奈,我只好拿出抽屉里的一张系统盘,放进光驱之后,按下了‘重新启动’。

    然后拿着那个木匣和两卷羊皮纸,走到客厅的沙发旁坐了下来,再次纠结起一个问题。该不该把这一切告诉不知情的依梦,那个梦其实不单单是一个梦?

    重新审视手中的木匣,木匣不是很大,大概30厘米长,10厘米宽,5厘米厚。由此看来,里面陈设的,应该不会是梦中那爱人的头颅!

    难道是一只眼睛!耳朵!或者是手指!

    我的思想不禁变得有些变态,一幅幅血淋淋的场景不断在我的脑海中来回播放,直到系统安装完毕的提示音打断了我飘忽不定的思绪。

    于是,我再次把那句日语慢慢地输了进去。租书读 http://www.zush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晚唐谜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晚唐谜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晚唐谜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