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章 第一夜

租书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晚唐谜案正文 第7章 第一夜
(租书读http://www.zushudu.com)    一路上,我都在考虑,木匣的事情,到底该以怎样的方式向依梦开口?开门见山,还是循序渐进?

    而依梦则一直都没有说话,好像等着命运的审判一般。

    我将车直接停在了小区的花坛旁,都懒得将其开进车库。然后,我们径直上了电梯,看着电梯里四面八方反射的自己,就仿佛每一双眼睛,都代表着不同的意义。我已经下定决心,打算把这一切,直截了当地告诉依梦。

    于是进屋后,我都没有换鞋,直接将依梦拉进了自己的卧室。

    这举动足足把她吓了一跳,还以为我要干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只是到了床边,我停了下来,紧紧地盯着依梦,只见她的脸上,有些绯红,也有些惊恐。

    “叶辰,你想干嘛?我们,我们只是朋友。”她战战兢兢地说。

    果然,她还是误解了。

    而我并不打算解释,拿起床头柜上的半岛木匣,放在了依梦手里。而且,‘半岛木匣’四个字,毫无阻碍的显现在她的眼前。

    我相信,她肯定看得到!

    果然,她低着头,紧紧地盯着盒子,手有些颤抖。和我预期的一样,只要她一看到这个盒子,什么事都会明白。

    只是突然,依梦竟然笑了起来。

    “叶辰,都到这个时候了,干嘛拿这个东西来吓我啊?难道你觉得我的梦很有创意,有小说灵感了?哪找来的盒子?”依梦娇嗔,还把盒子甩给了我,就像是我玩的恶作剧一般。

    “依梦,这是真的,你那天来的时候,它就出现了。”

    依梦脸上还是带着不自然的笑容,“别吓我了,这肯定是你故意的。”

    我于是又将那两卷羊皮纸拿给了依梦。

    “怎么是日文?我看不懂。”渐渐的,依梦有些娇怒,或许她认为,我不该开这么无聊的玩笑。

    于是,我把这两段日语重新翻译了一遍,依梦盯着电脑屏幕,直直地盯着,一瞬不瞬,不眨一下眼睛。

    更确切地说,她的视线已经涣散了。

    过了许久,依梦才缓缓地转过头来,怔怔地看着我,眼眶已经湿润。

    “叶辰,求求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好不好?都是假的,告诉我,都是假的!”一下子,依梦压抑的情愫疯狂地爆发出来,双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肩膀,指甲像是要戳进我的肌肤,一阵疼痛。

    可是我,还是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依梦,都是真的,我也不愿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时,依梦盯着我的眼神有些怨恨,也有些无奈。泪水,无法控制地淌过她的面颊,一滴滴滴落在洁白的大理石上。

    我忍不住伸出手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依梦,这件事情,或许我们真的只能面对,而且,不单单只有我和你,连天瑜也受牵连了。”

    当我提到天瑜的时候,依梦的脸色明显变了变。显然,那是疑惑和震惊。

    “什么意思?她也梦到了那名血淋淋的白衣女子?”依梦眼神中带着惊恐,紧紧地盯着我。

    我指了指桌上的羊皮纸,“其中一卷羊皮纸,是我从天瑜的书房找到的。”

    “那她人呢?”

    “已经去了名古屋。”我本来想把她妈妈所说的‘幽灵’说出来,但是斟酌了下依梦现在的精神状况,还是不告诉的比较好。

    “她已经去了名古屋,为什么?为什么牵连到这件事的,都是我的朋友?”她的泪水,又一次肆无忌惮。

    我只能无奈而愧疚地看着她,什么话都不想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因为这一切实在太过于诡异。

    过了一会,依梦才说话,“叶辰,你的意思,是不是我们也要去名古屋?”

    我愣了愣,最终点点头。我担心,依梦会不敢接受如此诡异,残酷,恐怖的事实。

    她抬头看了看我,“叶辰,我好累,头好痛,我想睡觉,你陪着我好不好?”

    如果换做在平时,一个系花对我提出这样的要求,我铁定激动得难以释怀。而今天,我只是温柔地点点头,我能感受她心中的那一份恐惧,我自己又何尝不是?

    依梦选择睡在了我的卧室,我搬了把沙发坐在床头。虽然依梦闭着眼睛,但是我知道,她肯定睡不着。反倒我,由于过于疲劳,靠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倒还睡着了,而且,梦中并没有出现那名白衣女子……

    清晨,浅浅的阳光照进卧室,使房间温暖了点。当我睁开眼睛时,发现依梦睁着眼,看着我。

    “不好意思,让你睡沙发了。”依梦嘴角噙着微笑,像是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我也笑了笑,“没关系,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睡不惯一张男人的床。”

    “第一次睡男人的床?”

    “不是。”依梦回答得很果断。

    我的心凉了凉,原来我的床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被依梦否定之后,我反倒一下子有点无话可说,于是站起身,往洗手间走去。

    “叶辰,你的家挺好的,这装修蛮温馨的。”依梦也下床,跟在我后面,她的秀发有那么点凌乱,却不失美丽。

    我笑了笑,毕竟是得到了夸奖,“呵呵,再温馨只有一个人有什么用,就是少个女主人。”

    “会有的,只是这么好的房子,恐怕要空一段时间了。”含沙射影地,依梦说出了她的意思。

    “嗯?你的意思是?”

    “我决定了,我和你去名古屋。”

    “即使有生命危险,也去?”

    “恩!”依梦用力地点了点头,“天瑜都去了,我不能丢下她。”

    虽然我不知道她和天瑜之间的友谊有多么深,但是由此看来,至少也是如胶似漆的那种。

    这时,我反倒惭愧自己,忙于小说,却严重缩小了自己的人脉圈。

    “那好吧,既然决定了,我们就快点去,明天就出发吧。”好在我和依梦都有去日本的签证,我是因为之前去过名古屋办的短期签证,至于依梦,可能也是近期去日本旅游过吧。

    “恩,等找到钥匙了,我们就回来,然后就当这件事压根就没发生过。”依梦挤出了一丝微笑,很勉强。

    “行,就当去名古屋旅游也不错。”胡乱调侃几句后,气氛缓和了不少。

    于是,我白天就在作协那边交代了一下自己的行程之后,回去已经傍晚四点了。

    坐在车上,我拿出手机,给依梦打了个电话。

    “依梦,现在在家吧?”

    “恩,在整理东西,那个,嗯……叶辰,今天晚上还能住在你那吗?”

    听完依梦的支支吾吾,我‘扑哧’一笑,随即就答应了,求之不得的事。

    挂断电话,我想直接去接依梦,但是无意间,路过了天瑜家。而且我发现,此时她家的大门竟然敞开着。

    这让我不禁紧张起来,连忙把车停在了她家门口。租书读 http://www.zush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晚唐谜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晚唐谜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晚唐谜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