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章 莫名的自杀

租书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晚唐谜案正文 第8章 莫名的自杀
(租书读http://www.zushudu.com)    院子的大门也是敞开着,如此豪华的一动别墅,竟然可以畅行无阻。

    ‘叮咚’我按了一下门铃,但是没有什么反应,看着空荡荡的客厅,我纠结着究竟该不该这么毫无礼貌地进去。而且,我怀疑这房子里到底有没有人。

    “请问,有人吗?”我又喊了一声,空荡的声音在旖旎的大厅里回响,像是有很多人模仿着我的声音。

    我朝里面走了几步。只是,除了我的脚步声,就什么都没有了。

    “请问,有人吗?”

    得到了同一个结果,悄然无息。

    既然没人,我也不想私自闯进去,返回大门,顺便要把门关上。

    然而,就在我即将关上门的一瞬间,楼上传来‘咚’的一声,就像是半夜,吸血鬼从屋顶的降临。

    我的心猛然一抽,只是也当下决定,即使是幽灵,我也要上去看看。于是,我再次一步步朝楼梯口走去。

    因为别墅是坐北朝南的,虽然如今是炎热的夏天,但是室内却非常阴冷,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走上二楼,走廊的两边总共有六个房间,我知道最里面的是天瑜的卧室,旁边的是书房。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天瑜的卧室,因此慢慢地走了过去,轻轻地推开门……里面,和我上次来的一样,什么都没有变化,那股淡淡的香味依旧。只是此时此刻,却不是上次那样的心情,因为我总感觉,这个房间里有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我,而那双眼睛就在我背后,我甚至感觉,背后一阵阵冷风不断袭来。

    这是人在恐惧的时候最容易产生的幻觉,总觉得自己的背后有一双眼睛,或者是一个苍白的面孔。此刻的我,这种感觉,尤其强烈。

    像平时一样,我最终还是忍不住回过头去,就像是大S和陈柏霖演的那个《诡丝》一般,明明转头,那个已逝小孩的面孔就会在你面前。

    “啊!”

    我不受控制地甩掉手机,发自最原始的反应,猛地向后退了一步。因为在我面前的,真的是一具尸体!

    由于刚才我是径直走到了天瑜的房间,并没有注意到背后正对面的房间里,正悬挂着一具尸体。

    而且,还在挣扎!

    我这时才看清,他是天瑜的父亲,另外并没有死,他在挣扎,一种死亡前本能的挣扎。

    于是我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跑到他面前,抓起凳子,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旁边竟然有一把剪刀。

    我吃力地把天瑜的父亲抱下来之后,只见他不断大声地喘着粗气,并且双手不断地颤抖着。

    “叔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她,是她让我死,是她想要逼我死!”天瑜的父亲望着天花板,就像和天瑜的母亲一般。他以及天瑜母亲口中的幽灵,究竟指的是什么?还有天瑜那卷羊皮纸上的,她所想得到的东西,又是什么?

    “叔叔,她是谁?”我紧张地盯着他,紧紧地抓着他的手。

    这时他才缓过神来,转过头怔怔地看着我,“叶辰,你怎么在这?”

    突然,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让我完全抓不着头脑。一瞬间,从他茫然的眼神中让我觉得,刚才那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叔叔,你刚才想上吊,上……”我指了指地上那段被我剪断的绳索,可是却被天瑜的父亲打断。

    “莫名其妙,我是回来给天瑜的妈妈拿东西,上吊,怎么可能?”

    显然,看着地上的绳索,天瑜的父亲脸上也充满了疑惑,俯下身捡起了绳子,“你说,我刚才真的想要**?”

    “对,叔叔,您……”难道,天瑜的父亲有健忘症?可是这么一个有健忘症的人,又怎么可能成为上海市如此有名的大律师?

    天瑜的父亲拿着绳索,“可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叔叔,您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怀疑我?”

    “不,不,我没有那个意思。”对于刚才发生的事,突然间让我觉得,那就是梦。

    天瑜的父亲自然也不能解释眼前发生的事,作为律师的他,拿法律条文来解释,那是理解不通的。

    “叔叔,阿姨发生什么事了?”

    “她那天接完一通电话就心脏病突发了,现在还在加护病房。”叔叔的语气很冷,让我顿时感到非常自责和内疚。

    “叔叔,对不起,那电话是我打的,那现在阿姨脱离危险期了吗?”

    天瑜的父亲点了点头,“我也没有怪罪你,只是我不知道你到底说了什么,会让她受那么大的刺激?”

    “叔叔,那天我在天瑜的书房找到了一卷羊皮纸,我知道现在天瑜在名古屋,因为那里有她想要的东西,只是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名古屋,天瑜想要的东西?”天瑜的父亲自言自语道。

    “叔叔,昨天阿姨接完电话之后,就突然嘴里喊着幽灵,然后便没了动静。”我重新把昨天经历的讲述出来。

    “我们就是听到楼上有动静,跑上去一看,她妈妈就快要不行了,然后便很快去了医院。”

    “怪不得我昨天马上赶过来,家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天瑜的父亲点点头,立马又疑惑地看着我,“幽灵?什么鬼话连篇?”

    而我想说,他刚才的行为就已经够诡异了,可是现在的他,却完全不记得先前他想要**。

    这家人都诡异之极。

    “叶辰,我看了天瑜的信,知道她对你的感情,我们马上会派人去名古屋找她的。”

    “叔叔,我也会去名古屋,如果一有消息,马上就通知你们。”

    “好,这是我的名片。”

    ‘天霖’律师所……

    我对于刚才天瑜父亲**的情节还是有些心有余悸,但至少现在没事,让我松了口气,出了她家,连忙赶到依梦家,恐怕已经让她等急了。

    果然,一打开门,依梦咕嘟着嘴,有点小生气,但更多的是担心。

    “叶辰,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没,路上有些堵车,所以耽搁了。”我随便编织了一个谎言,搪塞过去就可以了。

    “说谎。”

    “啊?”一瞬间,我就有点尴尬地面红耳赤。

    “我随便说说的。”出人意料的,依梦并没有继续说下去。难道是在试探我不成?可是我的面红耳赤早就出卖了我。

    晚上,依梦还是睡在我的床上,我则仍然睡沙发,迷迷糊糊,过了一晚。租书读 http://www.zush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晚唐谜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晚唐谜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晚唐谜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