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章 短暂的梦

租书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晚唐谜案正文 第10章 短暂的梦
(租书读http://www.zushudu.com)    我猛地一回头,但是后面的位置下面,还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难道,又是幻觉?

    当然,依梦肯定注意到了我过激的反应,“叶辰,你看到什么了?”她的脸上带着几分惊恐。

    我暂时不说什么,站起身往后面几排位置走了走,却立马被空姐叫住了。

    “先生,需要什么帮助吗?”

    “奥,没,我上个洗手间。”

    往洗手间走的路上,我一直注意着两边的座位。但是,一切都很正常,除了一个老头的脸。

    满脸皱纹,面色土黄,唯一缺少的,就是那副骇人的獠牙了。

    从洗手间回来,我拍了拍依梦的肩膀,“不要担心了,应该是幻觉,确实没有什么东西。”

    “奥。”依梦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五个小时之后,飞机便到了名古屋机场。一走出机场,满目日文,一下子就让我和依梦傻了眼。

    幸好,基本重要的提示语后面,都附带着英语,基本的吃喝问题还是没有什么问题。

    虽然正值正午,但是街上逛街的少男少女依旧疯狂,满街都是撑着的花花绿绿的遮阳伞。

    两边的街道商场林立,辉豪气派,确实有一种大都市的感觉。当然,现今中国的大城市已经和日本的城市旗鼓相当了,尤其是上海,更是有东方明珠的美誉。

    我们在街上找了家料理店,幸好服务员会说英语,沟通上不存在障碍,随便点了几道料理,和依梦吃了起来。

    “原来这章鱼丸的味道确实不错啊!”此时的依梦,一点都看不出内心的脆弱。

    “试试这个紫苏天妇罗,我上次来名古屋的时候吃过,味道不错。”我边说边给依梦舀了点过去。

    “你上次也来过啊?”依梦睁着大大的眼睛,嘴里还在嚼着菜,表情煞是可爱。

    “恩,上次是来旅游的,如果这件事情搞定了,我带你去‘名古屋电视塔’看看,那里看名古屋的风景,视角非常好。

    依梦一听就兴奋了,但随之脸色又黯淡了下来,“可是叶辰,名古屋这么大,我们该怎么寻找‘半岛木匣’的钥匙?”

    我只能无奈地摇摇头,“既然那名白衣女子指引我们过来,就肯定会给我们线索的,不要太担心了。”

    “恩,奥,对了,叶辰,等等啊!”说完,依梦从她的包里拿出手机。很快,依稀地从手机里传出一段彩铃。

    “嘿,饭岛子,我是依梦,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吗?”

    ……

    “真的呀,好,那谢谢你了,我们待会就在……”说着,依梦跑到窗口,看了看窗外又说:“我们就在松子料理店等你。”然后,便挂断了电话,兴匆匆地跑了回来。

    “叶辰,我一个在日本的朋友答应出来当我们的翻译。而且,她就住在名古屋,应该对名古屋会比较了解!”依梦非常激动,拉着我的手笑得不亦乐乎。

    我握着依梦的手,感觉非常嫩滑,看着她脸上兴奋的笑容,有些痴了。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饭岛子就赶了过来。一见面,依梦和她两个人便紧紧拥抱在一起,就像是失散了很多年的亲姐妹一般。

    饭岛子身高和依梦差不多,都有一米七左右,非常高挑。典型的单眼皮,黄褐色的头发,性感的嘴唇勾人心扉,还有白皙的皮肤,绝对也是大美女一枚。

    只是,她身边站着的男孩,一下子让我的心凉了半截。说实话,有些无可救药的帅。

    整个下午,在饭岛子的带领下,我们把名古屋几个繁华的街道逛了圈,反正压根就不知道钥匙的下落,逛一圈,不但减压,或许无意中还能遇到些什么。

    晚饭是饭岛子的男朋友请客,在日本的一家星级酒店。只是酒店的菜奢华却没有实质,我还是觉得,不如一家小小的料理店来的好吃。

    “叶辰,都已经九点了,我们找个旅馆吧?”

    聊天聊到语穷词尽,气氛难免显得有些尴尬。

    饭岛子听到依梦说要找旅馆,连忙转过头在她男朋友的脸上腻腻地亲了一口,然后嗲嗲地说:“佐藤,晚上让依梦他们睡你家好不好?”

    虽然我不在乎睡在哪里,但是既然饭岛子有这样的好意,我一时间也没有拒绝。

    然而……

    “不行!”佐藤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语气强硬。

    “为什么不行呀,你们家不是还有好多房间多嘛,多住两个人,难道会挤啊?”饭岛子一听到佐藤拒绝得这么干脆,也是一阵怒火。

    我看得出来,佐藤脸上有些为难,但还是摇了摇头。

    “还是不行,哼,不行的话,我晚上也不回你那边去!依梦走,我们一起去找旅馆!”饭岛子气呼呼地一把拉起依梦,就要走。

    佐藤连忙站了起来,一心急就开始说日语,叽里呱啦一大推,我完全听不懂。但是,随着伊藤这么一说,饭岛子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好吧,依梦,我们去旅馆吧。”

    我不知道佐藤说了什么,让饭岛子一下子就改变了注意,但又不能多问,只好站了起来,在附近找了家旅馆。

    因为饭岛子和佐藤也一定要留下来,我们总共开了三个房间。于是他们俩情侣间,我和依梦的房间门对门,也好有个照应。

    “依梦。”到了房间门口,我突然想到点什么,连忙叫住了她。

    “恩?”她好奇地转过头,脸上带着一股迷人的微笑。

    我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也没什么事,如果晚上一个人觉得怕的话就找我。”说白了,我这么说,也是为了趁机多接近接近她。如此美人胚子,总是让男人神往,我敢保证,没有一个男人敢厚颜无耻地说,自己是纯洁的,尤其是心灵,至少我很邪恶。

    依梦笑着小鸡啄米似点头,然后打开门,我朝她晃了晃手,弄得像要生离死别似的,这么近的距离想要分别,除非是死神带走了其中一人的生命。

    客房的环境还算不错,独立卫生间,两把椅子,一张茶几,电脑,甚至还有一台液晶电视机。

    洁白的床单,更是让我浮想翩翩。可能,昨晚这里正是一对情侣缠绵的天堂。而今天,是我一个人厮守的空房。

    一整天的奔波也比较累,我躺在床上,闭上眼仅仅过了一会,脑袋便开始有些昏昏成成。

    我又一次梦到了自己站在海边,而且,我在张望,寻找那位白衣女子。第一次,我竟然梦到自己在寻找那位白衣女子!

    我沿着海岸朝前走着,旁边是悬崖,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然而突然间,我听到悬崖下,氤氲的迷雾里,有一个声音在呼救。

    那声音,非常凄惨!

    我试着往悬崖下大声呼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就在那瞬间,我醒了过来。房间里一切都很正常,灯光幽幽的,非常柔和。

    我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天哪,竟然只过了五分钟!仅仅五分钟,我竟然做了一个梦,简直有些不可思议。而且,梦境里面的点点滴滴依旧回荡在我的脑海,那样逼真,甚至那男人的呼喊声,还在我耳畔萦绕。

    我猛地晃了晃脑袋,拿出手机,给依梦发了条短信。

    “睡了吗?”

    过了五分钟,还是没有收到依梦的回信。

    十分钟,十五分钟……

    渐渐地,我的担心越来越浓烈,难道依梦也和我一样,已经睡着了?

    虽然心里一个劲地往好的方面想,但是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担心,无奈起身,敲响了依梦的房门,但是无论我怎么敲门,一分钟后,照样没人开门。租书读 http://www.zush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晚唐谜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晚唐谜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晚唐谜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