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章 又一卷羊皮书

租书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晚唐谜案正文 第12章 又一卷羊皮书
(租书读http://www.zushudu.com)    我已经预料到,即将有几声凄厉的尖叫声在我耳边响起。

    然而,这时门后出现了一张老伯的脸,面色土黄,满脸皱纹。他阴着一张脸,看来我们是打扰了他休息。

    但是至少此时,我们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佐藤连忙用流利的日语说了句‘抱歉’。可是,那老头却疑惑的盯着我们,说了句“什么?”原来他也是个中国人。

    “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我故意加大了嗓门,怕他听不到,却直接被他泼了一盆冷水,“我听得到,说这么响干嘛,想把所有人都吵醒不成?”然后,直接关上门,留下我们四个人面面相觑。

    回到依梦的房间,不知道佐藤从哪里找来了两副牌,我们便开始打起了斗地主。

    我的**也不算差,但是心里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只是又说不上来,所以始终都心不在焉,打得一副臭牌。因为,我总觉得,那老头的脸有点印象,像是在哪里见过?

    “叶辰,你出牌了。”

    “对!那个老头我在飞机上见过!就是他,一定是他!”我终于想起来,那个老头就在我飞机上去洗手间时见过,那时候我还把他和那张丑陋无比的脸做过比较。

    虽然,那张丑陋无比的脸,我并没有见过是什么模样。

    “都来名古屋旅游,也不是不可能啊。”饭岛子说。

    确实,本来就是一起来的名古屋,现在又在同一个旅馆,只能说我和他比较有缘了。

    “咦,佐藤,你在看什么?”这时我发现,佐藤直直地盯着窗口。

    “奥,没事,继续,继续。”佐藤回过神来,又开始抓牌。

    我也不再多说什么,拿出手机,想看看现在究竟几点了,感觉应该快天亮了吧。

    可是,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22点30分!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看了看,还是22点30分!

    “依梦,你的手机我看看。”我有点难以置信。

    依梦拿出她的手机,疑惑地看着我,“怎么了?”

    “现在是不是晚上十点半?”

    “对啊,没错。”依梦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这时,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我问她是不是又梦到了那名白衣女子,她会如此疑惑地看着我。

    我只想说,我做第二梦的时候,又只用了五分钟!而且,两次间隔的是一个连续的梦。

    实在太诡异了!

    唯一遗憾的是,我并没有看到究竟是什么抓住了我的脚。

    “奥。”我没有再多说什么,可是此时打牌的兴趣已经荡然无存了。或许,一开始我就对打牌没什么兴趣。

    此时,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想问,但又有些不好意思问。

    因为我发现佐藤这个人表面就有一层神秘的面纱,首先是坚决不允许我和依梦住到他家去,这次又如此诡异地盯着窗外。难道,他也看到了那张丑陋无比的脸?

    “佐藤,可以问你个问题吗?”最终我还是忍不住问了。

    佐藤爽快地答应了,脸上还挂着迷人的微笑。我承认,在男人之中,他的眼神算是很会放电了。

    我顿了顿,“那个……你能告诉我,为什么那么坚决地不让我和依梦住你那?如果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可以不回答。”

    佐藤为难地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饭岛子,然后突然把头凑过来,“我说出来,怕吓到你们。”

    很快,依梦马上往我这边靠了靠。

    “说吧,我不怕。”

    “我家有一个房间,闹鬼!”佐藤声音幽幽的,气氛一下子紧张了不少。

    依梦甚至不由自主地抓住了我的手,一瞬间让我感觉自己变成护花使者了。

    “佐藤,明天带我去,我要去住一晚!”过了一会,我权衡了一些事情,斩钉截铁地说。

    “你疯了吧?”依梦不可思议地盯着我,以为我是在说胡话。

    饭岛子和佐藤也惊愕地盯着我看,一般人对鬼趋而避之,难见像我这样还趋之若鹜的。

    我转过头认真地看着依梦的眼睛,“既然我们已经遇到了那么离奇的事情,那么想要找到钥匙,肯定和灵异分不开。”

    不入虎Xue焉得虎子?

    被我这么一说,依梦也开始若有所思,虽然恐怖的事谁都会感到害怕,但是现在已经进入了寻找‘半岛木匣’钥匙的泥潭,势必是要接触诡异让人费解的事情。

    “寻找什么钥匙?”

    佐藤好奇地看着我们,“你们不是来旅游的吗?”

    “呵呵,佐藤,饭岛子,先谢谢你们的招待,但是我们这次并不是来旅游的,我们遇上了一些棘手的事情。”

    “恩?发生什么事了?”

    “我想,有些事你们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但是佐藤,我希望你可以答应我这请求。或许,你家闹鬼的事,会对我寻找钥匙有所帮助。”我不想把木匣的事告诉他们,以免弄得人心惶惶。

    佐藤脸上还是挂着为难的表情,深邃的眼神像是要洞穿我的心灵。

    “不是我不答应,我真的怕会有什么危险,那个房间死过人!”佐藤勉强地挤出这几个字。果然,话音一落,饭岛子全身明显一怔。

    饭岛子拉着佐藤的右手,神色紧张,“你说什么?死过人?为什么我住在你家,你一直都没有告诉我?”

    “其实只要不进那个房间,就不会有事,我也没有见到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但是我叔叔说,他曾经在里面见到过死去的小姨。”佐藤眼神闪闪烁烁,不敢和饭岛子直视。

    “小姨?你不是说你小姨去国外了吗?”

    “对不起,那是我骗你的。一年前,那个房间就是我小姨的。但是,7月7日早上,我们在房间里发现她上吊**了。”

    不曾料到,原来佐藤家发生了那样的悲剧,我向佐藤投以抱歉的眼神,“对不起,提起不该提的事。”

    佐藤冷冷地看了我眼,那眼神异常冰冷,不觉让我有些发寒,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看我。

    “你是提了不该提的事,本来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你知道吗,我小姨对我就像亲身儿子一样,但是她在一年前死了!”佐藤一下子红了眼眶,哭得泣不成声,由此可见,小姨对于他是多么重要。

    “佐藤,不要伤心了,都过去一年了。”饭岛子抓着佐藤的手臂,看到他这个样子也挺难受的。

    但是佐藤接下去的一句话,让我们三个人都震惊了。

    “其实我怀疑,我小姨不是**的,因为我在她房间里,发现了一卷羊皮纸。”

    “什么?你的意思是他杀的?”

    “什么?发现了一卷羊皮纸?”

    显然,我和依梦的反应与饭岛子的反应完全不在一个重点上。虽然说得有些自私,但是羊皮纸比他杀对我们的吸引度的确来的更大。

    佐藤继续说:“恩,羊皮纸是那天早上我进去之后发现的。但是,当我跑出去叫喊人回来之后,羊皮纸竟然不见了。”

    “不见了?”我和依梦再一次异口同声。

    佐藤无奈地点了点头,“恩,我明明放在桌上的,但是回去后,桌子上什么都没有了,我可以保证,那会儿肯定不会有人进去过!”

    “羊皮纸上写着什么?”

    “你必须死!”佐藤说这几个字的时候,紧紧地咬着牙。甚至,有那么一丝凶神恶煞。

    “那后来你小姨的事怎么处理了?警察有介入调查吗?”即使是**事件,一般情况下,警察也会先去分析究竟是他杀还是**。

    只是,让我好奇的是,如果真的是他杀,凶手都已经下了死亡通知书,为什么杀了佐藤的小姨之后,却没有将死亡通知书销毁?

    难道,是为了指引警察错误的方向?可是,为什么当佐藤发现之后,又神秘地消失了?

    这卷羊皮纸,究竟代表了什么?租书读 http://www.zush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晚唐谜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晚唐谜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晚唐谜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