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章 天瑜的下落

租书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晚唐谜案正文 第16章 天瑜的下落
(租书读http://www.zushudu.com)    回答的不是佐藤,而是饭岛子,甚至表情上还有怪罪我的意思,“藤的母亲已经去世了!”

    我连忙低头说了句‘抱歉’。只是,背后却不由得升起一阵寒气,难道我昨天见到的,真的只是一个死人?

    佐藤默默地走开了,这让我感到非常内疚,刚才看到佐藤的表情,其实我就应该猜到,就不应该再问了。

    “怎么了?”依梦正在洗脸,此时看到我表情不太对,问道。

    我摇了摇头,“没什么,不小心提到了佐藤的伤心事。”

    “奥。”依梦识趣地不再问了。然后,我们两个人坐在厨房里,吃起了早饭,厨房非常简陋,就像中国农村的房子。

    吃着吃着,饭岛子走了进来,走到我面前,“叶辰,我知道,有些话我不应该说,但是我还是想说,请以后不要再提起佐藤的母亲了,好吗?他母亲的死,对他的打击非常大,他是个非常孝顺的孩子。”

    听了饭岛子的话,我更加内疚了,连连说了好几句‘对不起’,好在饭岛子并没有真的要怪罪我的意思,后来便笑着离开了。

    吃完饭,我想到了一件事,走到佐藤身边,先说了句‘对不起’,随后问道:“佐藤,能问你个问题吗?”

    “可以。”佐藤脸上带着微笑,显然他是原谅我了。

    我提及了昨天晚上见到的照片里那个男人,“佐藤,我昨天在你小姨的照片上看到了一个男人。”

    “奥,那个男的,我也只见过一次,那时候小姨好像和他很好,但是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只是小姨也有一段日子没有住在这里,我怀疑她和那个男的住在一起。”佐藤竟然一下子领悟到了我指的那个男人是谁。

    而且,他的话让我更加肯定了一个事实。

    看来,天瑜的父亲那时候来名古屋,认识了佐藤的小姨。可能,他们也是一见钟情,也有可能是佐藤小姨的美貌吸引了天瑜的父亲,于是他们在一起了,这也算天瑜父亲的一次出轨。

    佐藤说,他的小姨有一段日子没有在这里住,很有可能就是和天瑜的父亲在一起,直到天瑜的父亲在日本的业务完成之后,回国。

    或许,天瑜的父亲回国后一直觉得对不起天瑜的母亲,当佐藤的小姨死了之后,这一切可能就都过去了。

    而那天,我告诉天瑜的母亲,天瑜去了名古屋,那里有她想要的东西。可能,当天瑜的的母亲醒来后把这件事告诉天瑜的父亲后,天瑜的父亲误认为那天瑜想要的东西就是他自己那时候在名古屋出轨的证据,于是觉得愧疚,就想到了**,没想到却被我撞到。于是,就假装失忆,以免把这件事越闹越大。

    只是这时,佐藤又开始说了起来,甚至他的嘴唇都在颤抖,“那时候,我小姨回来后没多久,就**了!我怀疑,肯定是那个男的干了些什么!”

    佐藤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有些狰狞,“还好,我已经有那男人的一些消息,我会让他血债血还的!”

    突然间,佐藤的这句话,像一道惊雷劈了下来!

    难道,天瑜那边的羊皮纸,是佐藤安排的?以绑架天瑜,让天瑜的父亲血债血还?

    当这个念头闪过我脑海的时候,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难道,天瑜被佐藤绑架在了某个角落?

    可是,这样一来,木匣和钥匙又是怎么回事?还有我的那卷羊皮纸?

    我一瞬间感觉脑袋快要爆炸了,但是我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笑了笑,退了出去。

    我必须得盯紧佐藤!

    当我走出佐藤的房间时,发现依梦站在花园里的一棵树下正和饭岛子聊着天,我闲着无聊,于是也凑了上去。

    走到树下,我才看出原来是棵古槐树。

    这让我有些吃惊,如果以中国的迷信思想来说,院子里面种树本来就是一种凶兆,结根于汉字‘困’,即整个家庭都不会再有出头之日。

    而古槐树又是最为阴森邪门的树,传说每当鬼节的时候,就会有人头挂在树上,从而成为槐树的果实。

    所以,为什么佐藤家竟然会在院子里种一棵槐树,着实有点让人捉摸不透。

    只是这毕竟只是迷信说法,我也没有多想什么,走到了依梦她们身边。

    “在聊什么呢?”见她们欢声笑语地聊着天,想必也不会是什么正经事,于是我便打了个岔。

    饭岛子本来是背对着我的,此时听到我的声音,满脸微笑地转过身,“叶辰啊,我们正在谈论你呢。”

    听到她们是在谈论我,反倒让我有些难为情,什么时候我也成别人饭后的谈资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我有什么好谈论的,是不是什么行为被你们给笑话了?”

    “没有啦,我正在和依梦说,你是个不错的男生,跟了你得了,嘻嘻。”饭岛子俏皮地说着,我看了看依梦,发现她正低着头。

    但是眼睛却闪闪烁烁着,我和她的视线不时有些交集。

    “饭岛子,你就不要开玩笑了,依梦她已经有男朋友了的。”我看依梦也挺害羞的样子,又想到了吴昊,于是连忙解释。

    饭岛子却长长地说了个‘笨’字……

    “叶辰,你怎么就这么笨?依梦为了和你在一起,都抛弃吴昊和你来了名古屋,你这还想不通哦?”

    虽然饭岛子这么说,只是我却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很有可能,这只是依梦为了隐瞒我们这次来名古屋的真正目的而编的谎言。

    我只是一直都保持着微笑。这时,一直低着头的依梦抬头看了看我,“叶辰,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这里了?”

    我想,依梦一定不喜欢待在这里。

    只是,想到很有可能天瑜真的被佐藤绑架在了某一个地方。而且,绑架一个人,城市里面可能太过于招摇,天瑜很有可能就在住宅的某个角落。

    于是我故意为难地摇了摇头,“依梦,反正出去了也是找旅馆。你看,今天天气也不是很好,我们就再住晚吧,饭岛子,不介意吧?”

    饭岛子本来就是提出来让我们到这里住的人,自然不会有所异议。这样,只要饭岛子坚持,佐藤不会有拒绝的理由。

    “是啊,依梦,你看这天都乌云密布了,看似要下雷阵雨了,这夏天的天气就是多变,晚上就再留一晚吧,昨天晚上不也没出什么事嘛。”饭岛子拉了拉依梦。

    依梦只好点了点头,和我的眼神交汇了一下,我于是连忙向她眨了眨眼睛,估计她能明白。

    我到了自己的房间,很快,依梦便跟了进来。

    “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依梦说话的时候非常小声,生怕被佐藤他们听到。租书读 http://www.zush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晚唐谜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晚唐谜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晚唐谜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