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章 再回小木屋

租书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晚唐谜案正文 第20章 再回小木屋
(租书读http://www.zushudu.com)    我也跟了上去,房间的电灯被打开了,我发现,那个白衣女子就睡在床上,而佐藤则坐在她的旁边。

    饭岛子和依梦还是一脸茫然的样子,我走到佐藤身边,淡淡地问道:“她是你的母亲吧?”

    我知道,这句话对饭岛子的震慑力会有多大。

    因为她可能一直都以为,佐藤的母亲已经去世了,而实际上,佐藤的母亲可能只是患了精神病,被佐藤雪藏了而已。岩石后面的那个木屋,应该就是佐藤雪藏他母亲的房子。

    佐藤无奈地点点头,随后又看向了饭岛子。

    饭岛子的眼中噙着泪水,脸上带着一种叫做哀怨的神情。

    “饭岛子,不是我要骗你,我这么做也是万不得已的。”佐藤站了起来,走到饭岛子身边,双手搂着她的肩膀,眼泪一滴滴滴落在地板上。

    ‘啪’饭岛子伸手,狠狠地一巴掌甩在了佐藤的脸上。

    “我不认识你,你这个没人性的家伙!”说完,饭岛子靠在依梦的肩膀上狠狠地哭了起来。

    但我总觉得,佐藤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走到了床边,佐藤的母亲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一眼都没有看我,我于是轻轻地喊了声‘阿姨’。

    她转过头,看着我。

    我本以为她是在回应我,可是没想到她却说:“我是幽灵,我是鬼,我不是人!”

    “我不是人!”她猛地仰起身来,大声地喊了一句。

    我连连后退几大步,才站稳身子,她的表情实在是太恐怖了。

    是佐藤扶住了我,“叶辰,不要怕,我母亲不会伤害你的,她就是这个样子。”

    佐藤走到她母亲身边,很快她母亲又安静下来,仿佛佐藤身上有特殊的魔力一般。

    “我父亲失踪后,我母亲说在槐树上看到了她自己上吊,之后就变成这样了,所以她一直都因为自己是个死人!”佐藤痛苦地说着。

    原来,佐藤的母亲看到了自己吊死在了古槐树上,从而最终导致她精神分裂。

    “可是,那你也不应该把你母亲藏起来,告诉我你母亲已经死了啊?她明明没死!难道你认为你母亲这样了我就会嫌弃你?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饭岛子情绪还是有些激动,泪水已经肆流。

    佐藤痛苦地摇着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饭岛子,我只是怕你知道我母亲后,你也会和她一样,这是诅咒!诅咒!”

    佐藤这样一说,饭岛子彻底惊住了,怔怔地看着佐藤,嘴里开始嘀咕,“诅咒,难道真的有诅咒吗?”

    “没错,诅咒,你们都不得好死,都不得好死!”突然,佐藤的母亲又一次猛地坐了起来,而且这次她爬下床冲出了房门。

    可是,就在冲出房门的那一瞬间,她站住了。

    呈现在她眼前的,正是那棵被惊雷劈成两半的古槐树。

    “啊!”她开始抱着头,跪倒在地面上抓着自己的脑袋,这一切,和我梦中呈现的一模一样。

    “你们都不得好死,诅咒很快就会灵验,很快!”说完,她又站起身,要往房子外面跑去。

    幸好被我一把抱住。

    她在我怀里猛烈地挣扎,就像是野兽一般,我感觉自己都快要抓不住她了!

    “快点啊,还愣着做什么?帮忙啊!”我冲着一旁发愣的佐藤大喊,经过一番努力之后,她的母亲终于安静了下来。

    我也在这一刻,才领会到精神分裂的可怕。

    “佐藤,阿姨所说的诅咒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还是对佐藤母亲刚才那几声凄厉的喊声心有余悸,但是却敌不过内心的好奇。

    佐藤轻轻地抓着他母亲的手,开始了讲述那一段有关佐藤曾祖母的凄美爱情故事。

    原来,佐藤的曾祖父是个很爱花草的木匠工人,尤其是对一般人都避讳的槐树情有独钟。那时候,佐藤的曾祖父就是一家之主,他擅自在花园里种了一棵槐树,虽然家里所有人都非常反对,包括佐藤的曾祖母,但是谁都不敢说出自己心中的不满。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佐藤家族的经济条件每况愈下,家族人都觉得这一切是因为院子里的槐树惹的祸。然而,谁都不敢砍了那棵树,直到有一天,佐藤的曾祖父在房间里死了!

    而且,当时他的曾祖母手上竟然拿着那把插进他曾祖父胸口的匕首!

    谁都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曾祖母要杀死自己的丈夫。可是,毕竟都是家里人,没人把这件事说出去,他们甚至悄悄埋了佐藤曾祖父的尸体,也借此砍掉了院子里的那棵给他们家带来厄运的槐树。

    一切,似乎又恢复了正常,他们家的经济也蒸蒸日上,一切看似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可是谁都不会料到,一个月之后,又一起充满诡异色彩让人悲痛万分的悲剧发生了。佐藤的曾祖母割脉在了原先生长槐树的角落。当时,她的表情是那么惊恐,好像死之前看到了十分恐怖的事物。

    佐藤的爷爷当时在她的尸体旁边发现了一卷羊皮纸,而且在羊皮纸下,竟然埋着一棵槐树的种子,一枚被佐藤曾祖母用鲜血浇灌的槐树种子。

    佐藤说到这之后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伸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叶辰,接下去的我不想再说了,虽然这一切都是我父亲对我说的,可是我父亲已经失踪很久了。”

    确实,佐藤的父亲对于我们来说也一直是个神秘的存在,本以为佐藤的父亲已经过世,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失踪了。

    “那羊皮纸上的,应该就是诅咒吧?”我大胆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而且,自从那个木匣出现在我的床头之后,一切貌似都是羊皮纸在指引着我。

    这让我更加肯定这一切之间肯定存在着联系。

    佐藤点了点头,“是的,是诅咒,是用鲜血写的诅咒,不,我不想再说了,因为槐树已经不存在了,诅咒,它就要开始应验了!”

    佐藤说完,惊恐地看着花园里被劈开的古槐树,诅咒已经要开始应验了!

    饭岛子此时气也已经消了,坐在佐藤身边,挽住了他的胳臂,“藤,对不起,我错怪你了,我早应该知道,你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我没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只是觉得,母亲是个精神病患者,这让我很丢脸!”突然,佐藤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冷冷地对着饭岛子说道。

    饭岛子明显怔了怔,随后更加紧紧地搂着佐藤的胳臂,“藤,对不起,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知道,你现在的是气话。”

    “我……”就在佐藤刚要说话时,佐藤的母亲突然爬了起来,表情很平静地看着佐藤,说:“你能不能把我送到木屋去?我要回到那里,谢谢你。”

    这话就像是对待一个陌生人所说的一样,佐藤瞬间又噙住了眼泪,点了点头,然后扶起了他的母亲。

    “佐藤,我们可以去吗?”傍晚时分,我由于是在一片黑暗中粗略看了一下那个神秘的木屋,现在我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么一个难得的机会?

    出乎意料的,佐藤马上点点头,说:“行,那你帮我打下手电,那里不通电。”

    “奥,好。”我在佐藤的房间找到了手电,然后壮了壮胆子,牵起了依梦的小手。

    我想,她此时应该很害怕。

    虽然我已经去过那个木屋,但是当再次走进那片树林的时候,我还是完全找不到方向,直到那个木屋的轮廓出现在了面前。租书读 http://www.zush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晚唐谜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晚唐谜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晚唐谜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