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章 瞬间远去的距离

租书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晚唐谜案正文 第22章 瞬间远去的距离
(租书读http://www.zushudu.com)    《枫桥夜泊》本是中国唐朝著名诗人张继的绝笔之作,整座寒山寺也因为《枫桥夜泊》的诞生而开始出名。

    据我所知,自古以来,张继的《枫桥夜泊》诗,在日本众所周知、家喻户晓,还被编入教科书,影响远超过了同是唐代诗人的李白和杜甫。而且,清代俞樾在《重修寒山寺记》一文中也说过:“凡日本文墨之士,见则往往言及寒山寺,且言其国三尺之童,无不能诵是诗。”

    “日本人对寒山寺情有独钟,可谓到了痴迷的地步,还仿苏州的寒山寺,在日本东京也建造了一个寒山寺,而且刻了《枫桥夜泊》诗碑。”公元753年12月20日,66岁高龄并且双目失明的大唐和尚鉴真,在日本遣唐使藤原清河一行的陪同下东渡弘法。所以,中国的佛教和文化在日本影响深远。而且,寒山的300多首诗作也流传到了日本,被许多日本僧人喜爱、研究。自北宋日本僧人成寻向浙江天台山国清寺僧禹珪乞寒山诗开始,日本至今所藏的寒山诗版本为数可观,其原因在于寒山诗的“口语化”,以及所谓的“寒山精神”。

    但是我不知道,一首《枫桥夜泊》,一首千年前的七言绝句,会和我们寻找木匣的钥匙有什么关系?

    “佐藤,这是你的东西吗?”

    佐藤摇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我确实非常喜爱这首诗,或者说,我们家族都很喜欢这首诗,尤其是我的叔叔。”

    “你的叔叔?”

    “是的,这首诗就是我叔叔教我的,知道我叔叔为什么离开这里吗?”佐藤反倒问起了我,我当然只能无奈地摇头。

    因为我根本就没有理由知道。

    “他就是为了这首诗,特意去了东京一个叫做泽井的地方。”

    “泽井?那里有什么?”佐藤的话让我颇为疑惑。

    他的叔叔,竟然会为了一首诗,仅仅只是因为喜欢一首诗,离开了一个城市。

    佐藤平淡地说,“因为那里有一座寒山寺,一座建立在日本的寒山寺。”

    佐藤的话让我吃惊,原来,不单单只有中国才有寒山寺,当年唐朝,当中国的文化传到日本之后,日本更是兴起了模仿的行为,甚至还仿建了一座寒山寺。

    只是,既然这卷羊皮纸出现,则一定有它出现的理由,难道,这首《枫桥夜泊》,真的会和木匣的钥匙有联系?

    还是说,寒山寺和木匣的钥匙有联系?

    “叶辰,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这时,一直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的依梦拉了拉我的手臂。

    我竖起耳朵听了听,确实有人在敲门,可是那声音却非常细微。

    难道,又是佐藤的母亲?

    佐藤很快站起来,‘唰’地拉开门,然后慌慌张张地朝后退了几大步,只见一个满脸泥巴的男人,抬头看着依梦,伸着手,喊了声‘依梦。’

    我一眼便看出了是谁,竟然是吴昊!那天在机场被我一拳见血的吴昊!他竟然为了依梦,真的跑到了名古屋。

    甚至,竟然找到了这里,这一个离市区有一定距离的偏僻郊区。

    依梦见到是吴昊也非常震惊,但是很快,看到吴昊这个样子,泪水从眼中肆意,连忙跑上去一把抱住他。

    “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你要跑来?”看到依梦这个样子,我不觉心中一酸,或许有那么点醋意吧。

    只是,本来就是我强行拆开了他们,即使有‘半岛木匣’这个玄乎其玄的理由。

    “依梦,快跑,有幽灵。”吴昊倒在依梦的怀中,勉强说出这句话,就晕了过去。

    依梦回过头楚楚可怜地看着我,“叶辰,帮帮我好吗?帮我把吴昊背到房间去。”

    我很快点点头,就算依梦不说,我也定然会这么做,然后背起吴昊,快速走向了依梦的房间。

    心中也确定了一件事,依梦,肯定还是深深地爱着他。

    “谢谢你,叶辰,对不起。”依梦的这个‘对不起’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只是觉得有些尴尬,“那你晚上好好陪陪他吧,有些事,明天再说。”说完,我便走出了他们的房间。

    对,现在已经是他们的房间了。

    躺在床上,我辗转着难以入睡,我实在不知道自己此时心中是什么感觉,难道我是真的爱上了依梦吗?

    或者说,就在刚才,我还紧紧地握着依梦的手,告诉她,我可以保护她,可是仅仅这么一会,我便再也不可以牵她的手了。

    我自嘲地笑了笑,这时才想起吴昊晕厥之前所说的幽灵,难道,他指的是佐藤的母亲?

    如果真是的话,确实可以把他吓个半死,任何人在深更半夜见到那么丑陋的一张脸,都难免魂不守舍。

    由于已经是后半夜了,我便这么看着夜空,看着天上依稀的几颗星星。

    看着看着,我竟然看到了天瑜的脸。

    她究竟有没有被吴昊绑架呢?可是,我已经想不出究竟这个主宅还有哪些可疑的地方了。

    我想着,发呆着,看着天空泛起鱼肚白,听到隔壁传来吴昊的咳嗽声……

    由于昨天晚上下过雨,看来,吴昊是感冒了。

    于是我起床,从旅行袋里翻出了几盒感冒药,‘半岛木匣’和两卷羊皮纸还是静悄悄地躺在里面,谁都没有动过。

    ‘咚咚咚’,我敲了敲他们的房门。

    很快,依梦便拉开木门,脸上带着疲惫的微笑,看着她的黑眼圈,我竟然莫名升起一股心疼。

    “起这么早?”依梦打了声招呼,我点点头,“恩,听到吴昊的咳嗽声,所以拿了几盒感冒药。”

    “奥,那先进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吴昊来了,依梦对我说话的语气突然客气了很多,那让我有些受不了。

    进去之后,发现吴昊靠在墙上,没有看我,看来还是在生我的气。

    我于是主动打了声招呼,“吴昊,你好,我叫叶辰。”

    “哦。”他看了我一眼,又转过头去,咳嗽了几声。

    “这里是一些感冒药,有没有发烧?如果严重的话,我们去市区的医院看看。”我关心地问道。

    吴昊微微把头侧过来一点,只是并没有看我,“不用了,我很健康。”

    “叶辰,给我吧。”依梦看出我尴尬的处境,拿着药走到吴昊面前,“你,把头转过来。”

    果然,吴昊很乖巧地转过头,看着依梦,仿佛在他眼里,依梦充满了魔力。

    依梦用自己的下巴在吴昊的额头上探了探,然后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发烧,吃点药应该就可以了。”

    说完,又转过头,对我说了声‘谢谢’,这让我感觉非常别扭,一下子就将我和她之间的距离拉大了很多。

    我并不打算就此离开,因为还有一些未解的疑问,于是说道:“吴昊,你是怎么到这里的?”

    “需要告诉你吗?”吴昊的语气还是那么不友好,我只好笑笑,“不好意思,多问了。”

    然后,想转身离开,现在,我并不适合存在。

    “我在名古屋的一个旅馆登记处看到了你们的姓名,然后沿路问了很多人,才找到了这里。”

    就在我转身离开时,吴昊说话了。

    只是说完后,他又紧紧地握起依梦的手,“梦,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

    “我……”依梦为难地看着吴昊,又转过头看看我,“吴昊,我真的遇到了一件很麻烦的事,请你不要再问了,好吗?”

    “不!我是你男朋友,就算遇到再麻烦的事,就算有生命危险,我也要保护你,为什么你可以相信他,就不肯信任我?”吴昊的情绪又开始激动起来,依梦连忙在他的嘴唇上点了点,“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么回事?你说,就算有生命危险,为了你,我也愿意!”吴昊的眼神非常坚定,直直地盯着依梦。

    依梦咬着嘴唇,欲言又止,我想,这件事已经瞒不住吴昊了。

    于是,我率先说:“吴昊,你说你昨天晚上见到了幽灵,那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一直都被一个幽灵跟着,我们可能都会死!”租书读 http://www.zush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晚唐谜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晚唐谜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晚唐谜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