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章 告知实情

租书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晚唐谜案正文 第25章 告知实情
(租书读http://www.zushudu.com)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佐藤可能回到了他母亲身边,我感觉,他母亲就像一个幽灵一样,召唤我回去。

    重新回到佐藤家的古宅,那棵院子中央被劈开的古槐树尤其刺眼,仿佛是一具没有人认领的尸体。

    阳光从每个房间的窗户里照射进去,我看了看每一个房间,都没有发现佐藤的身影。当然,这也在我预期当中,我要去的则是那间古屋。

    绕过后面那片树林,在两个岩石的缝隙当中,古屋孤零零地在湖边,看上去有那么些落寞。

    不知道现在佐藤的母亲是不是正在里面睡觉?

    走到门前,我发现门只是虚掩着。

    我还是象征性地敲了敲房门,但是没有什么反应,这也让我有些失望,竟然佐藤并没有回到这里,那他究竟会去了哪里?

    而且,让我意外的是,佐藤的母亲也不在,而且也不在主宅,那他究竟会去了哪里?

    难道,这里还有一些我不知道的地方?

    古屋就像是银河系的中心一般对我有着强大的引力,毕竟这次是第一次在白天到这个屋子,少了份深夜的恐惧。

    我很想进去,仔细地观察这个房间的每个角落。

    因为黑暗,总能抹煞一些关键的线索。

    我轻轻地推开门,房间还是有些潮湿,可能是处在这样的地理位置所起的作用,毕竟这个屋子的采光并不是很好,再加上屋子前面的小湖,很容易聚集湿气。

    而且湿气越重,也意味着阴气越重。

    房间挺干净的,和我昨天晚上参观的时候没有多少区别,我四处看了看,还是看不出什么端倪。

    或许,这个房间本来就不存在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我多疑罢了。

    摸了摸佐藤母亲天天安睡的床沿。难以言表的是,当我的手触到床沿时那种彻骨的寒冷,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起初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但是再次摸了摸,还是那股严寒,仿佛一下子让我的体温骤降了好多。

    真不知道这种暗红色的木材是什么材料,总不会是用以前那课被砍掉的槐树做的吧?

    仔细想想,倒还真有这种可能,毕竟槐树也是制作家具的材料之一。

    可是,即使是常用的材料之一,但是用那棵被佐藤家族砍掉,被诅咒过的槐树制成的床榻,难免心里会有阴影。

    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床沿刻着一些花纹,看上去像一朵花,却又不是花的样子。

    我换了一个角度看,顿时让我后背一阵冷汗涔涔。

    从门口的角度看进去,竟然像是一个被爆开的人头。

    嘴角,还流着鲜血。

    我完全猜不出,这么一张画面,刻在床沿上究竟代表着什么?

    “你怎么在这里?”这时,我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深沉的声音,我慌忙转过身,原来是佐藤,他正扶着他的母亲。

    我尴尬地站起身,“不好意思,我没有经过允许,擅自进来了。”

    “没关系,你是来找我的吧?”佐藤冷冷地说,边说边把他的母亲扶到了床上。

    由此看来,我的猜想还是对的,佐藤果然回到了他的母亲身边,也以此看来,他的母亲对佐藤而言,非常重要。

    “佐藤,有些事情我必须问问清楚,但是我真的不希望你告诉我,天瑜就在你的手上。”

    “她在不在我手上,又关你什么事?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佐藤反问我。

    我想了想,说:“她是我大学的同学,也是朋友,所以她的安全对我非常重要。”

    “呵呵,没那么简单吧?”佐藤冷笑了几声。

    我恳求地看着佐藤,“佐藤,我不相信你会绑架天瑜,告诉我,是不是?”

    我始终不想去承认,佐藤真的绑架了天瑜。

    “刚才那个男人真的是天瑜的父亲?”佐藤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兀自问道。

    我点了点头,这个无法隐瞒。

    佐藤笑了笑,笑的有些轻蔑,“如果我说,我真的绑架了天瑜,你会对我怎么样?”

    “那请你放了她,一切事情和她都没有关系。”我紧张地看着佐藤。确实,天瑜父亲犯下的错,不应该由天瑜来承担。

    佐藤的母亲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兀自看着天花板,好像我们两个根本就不存在似的。

    佐藤伸手搭了搭我的肩膀,“不要那么紧张,我没有绑架天瑜。但是,等我查出来真相,我是不会放过那个男人的。除非,他真的什么都没做。”

    佐藤这番话让我松了口气,但也却给了我更大的疑惑,既然天瑜不在佐藤手上,那她又会去了哪里?

    现在摆在我眼前的谜团,简直让人疯狂。

    天瑜的下落,木匣的钥匙,羊皮纸的由来,寒山寺和钥匙的关系,佐藤家的诅咒,等等等等都变得那么神秘。

    现在捏在手上唯一的线索,恐怕就只有佐藤的叔叔,和那卷写着《枫桥夜泊》的羊皮纸了。

    佐藤坐在他母亲床边,握着她母亲的手,嘴里嘀咕着:“妈,你放心,我不会再让诅咒应验了,虽然我知道这样对不起饭岛子,也让我自己很痛苦,但是没有我,我相信她一定会有更好的选择。”

    不知不觉,佐藤眼里已经噙着泪水,连忙用手擦了擦,看了眼我说:“叶辰,对不起,我不会再离开这里了,我不希望诅咒继续发生,你回去告诉饭岛子,我和她已经完了。”

    我能明显的感觉出佐藤语气中的难舍难分,“佐藤,究竟是什么诅咒,让爱情变得如此艰难。”

    突然,我想起了依梦那时候对我说过的话‘爱情虽凄美,但爱得很坚强。’。

    没想到佐藤并没有隐瞒什么,轻蔑地笑了笑,笑得有些讽刺,“本是多么荒诞的一句话,却在我家应验了两代,诅咒就是,深爱的人必须生死离别,所以,如果我不放手饭岛子,不是她死,就是我死,我们谁都不会有好的下场。”

    “可是,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去破解这个诅咒,而世世代代成为这诅咒的奴隶?”

    佐藤的眼神很哀默,平淡地看着我,说:“如果有办法,早就做了,现在摆在眼前的是,我完全就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破解诅咒,除非我这辈子永远都一个人,这样诅咒的条件就永远都不会满足。”

    “佐藤,虽然我不能确定,但是我和依梦遇到的事,确实和你家族的诅咒有一定的联系。”

    我思忖了很久,始终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我们此行的目的,但是眼前,一切都已经瞒不下去了。

    或许说出来,会多几个人帮我们寻找‘半岛木匣’的钥匙。租书读 http://www.zush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晚唐谜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晚唐谜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晚唐谜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