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 见鬼

租书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晚唐谜案正文 第26章 见鬼
(租书读http://www.zushudu.com)    果然,佐藤惊愕地盯着我,脸上却有些呆滞,可能是被惊呆了吧,久久才说:“你指的是什么意思?”

    “我记得你说过,你曾祖母死的时候,身边有一卷羊皮纸。另外,在你小姨死的房间里,你又发现了一张羊皮纸,上面写着“你必须死”,我说的没错吧?”

    佐藤点点头,“难道,你们也收到了羊皮纸?”

    我只好无奈地点点头,“是的,在我们来日本之前,我和天瑜都收到了一卷羊皮纸,不但如此,我还收到了一个半岛木匣。”

    “半岛木匣?那是什么东西?”

    “这我也不知道,我也很好奇里面究竟装有什么,但是羊皮纸上却指示我,一定要找到木匣的钥匙,否则,我和依梦就必须死。”我低着头,说得很无奈,世界上绝对不会有人希望自己捞到这么倒霉的事情。

    佐藤更是不可思议,“那你的意思是,我家族收到的羊皮纸和你们收到的羊皮纸之前存在着一定的联系?或者说,寻找到钥匙什么的?”

    “这我便不知道了,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摆在我和依梦面前的就是寻找‘半岛木匣’的钥匙,但这究竟对你们的诅咒有没有用,就要看上帝的意思了。”

    “可是,我们该怎么寻找‘半岛木匣’的钥匙呢?”佐藤仿佛一瞬间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显得格外激动。

    我无奈地摊了摊手,“如果我知道钥匙在哪?就不会这么历经艰辛了。当然,至于昨天晚上收到的那卷羊皮纸,虽然不知道和钥匙之间有没有必然的联系,但这已经是唯一的线索了。”

    “你的意思是钥匙会和寒山寺有关?”

    “这也只是我的猜想,但既然只有这么一条路可以走,我们就只能这么走。所以佐藤,我们不能没有你,你必须带我们去见你的叔叔。”我最终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希望佐藤带我们去泽井找他的叔叔。

    “可是,我叔叔他性格怪癖,不知道会不会同意接待你们。”佐藤犹豫了片刻,有些为难。

    “不试试怎么知道,就算到了寒山寺你叔叔不肯见我们,至少我们可以观察寒山寺究竟是否存在可疑的地方。”

    “好吧,我带你们去,但也希望你们尽早做好心理准备,别被我叔叔吓到了。”

    接下来的时间,佐藤去主宅拿了些干粮放在佐藤母亲的小古屋,安排好一切后,还是和我一起回到了市区。

    为了防止天瑜的父亲和佐藤矛盾激发,我事先通知了依梦他们,希望让叔叔暂时离开,等我们一有了消息,就会通知他。

    而在这过程中,我却发现了一个问题,既然依梦和天瑜是好朋友,而且同在上海,为什么依梦会完全不认识天瑜的父亲?

    难不成,依梦在故意隐瞒些什么?

    我感觉自己有些胡思乱想,重新和依梦他们相聚之后,简单地整理了下行李,便踏上了前往泽井的路途。

    在佐藤的安排之下,我们坐上了前往泽井的旅游中巴,由于是辆旅游车,所以一开始,车上的气氛便相当不错。

    车上的人都各自谈笑风生,只是基本说的都是日语,唧唧喳喳就像一群麻雀的呢喃。

    由于吴昊为了保护依梦也已经来了日本,理应他们两个就应该成双成对地在一起。

    虽然佐藤还是顾虑自己家族的诅咒再次应验在他和饭岛子身上,但是在饭岛子强烈的要求下,佐藤还是妥协,和饭岛子坐在了一起。

    这样一来,便只剩下我只身一人,而且郁闷的是,竟然我身边的另外一个座位还是空的。

    “叶辰,你待会这灯光可要亮点,现在虽然是下午,但是估计到泽井,就已经是晚上了,到时候你可要为我们照亮前行的路啊。”佐藤转过身朝我开玩笑,但是突然眼神有那么些异样。

    异样地盯着我的身后。

    看着佐藤微微有些诧异的表情,不觉让我感觉背后立马涌起丝丝寒意,我并没有马上回头,而是问道:“看什么呢?难道我早上胡子刮得还不够干净吗?”我刻意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下巴,想缓和一下气氛。

    佐藤伸手指了指我的背后,“你后面那个人,看上去有些古怪。”

    看着佐藤就这么伸手指着我身后的旅客,不觉有那么些失礼,我连忙把佐藤的手指摁下,边转头边说:“有点礼貌好不好?这么指手画脚不好。”

    可是,就在我余光扫到那人时,内心不觉一颤,原来坐在我后面的是一个老头,竟然用一顶可以在中国南方见到的蓑笠遮着自己的面容,竟呼呼大睡着,我仔细一听,还有小小的呼声。

    “别看了,别看了,别打扰老人家休息。”我率先转过头,但心里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总感觉,那双蓑笠下面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我一般。

    旅游中巴的车速并不是很快,而且走的不是高速,而是沿着旅游线路从山涧公路上行驶着。

    我这才得知,原来泽井也是日本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

    导游小姐是位看上去非常清纯甜美的女孩,声音很有磁性,话说得非常流利,时不时地激起车上旅客的阵阵掌声。

    唯一遗憾的是,她说的是日语,让我完全难以消化。

    佐藤和饭岛子依偎在一起,看上去仍然那么甜蜜,依梦和吴昊虽然没有佐藤他们那般暧昧,却也彼此聊得非常愉快。

    看着这些,让我不觉有些羡慕。

    这也让我再次想起了至今还没有踪影的天瑜,那个竟然暗恋着我的女孩,她究竟在哪?

    我闭上眼睛,时不时的颠簸反而给我带来了沉重的睡意。只是一直都睡得迷迷糊糊的,有做梦,却又记不起究竟梦到了什么,只是有一点可以确定,那个白衣女子,并没有再次出现在我的梦境当中。

    可是,我心中那股不安却越来越强烈,我甚至感觉自己的后背早已经冷汗涔涔,难道蓑笠后的那双眼睛,真的紧紧地盯着我不成?

    我睁开眼,这才愕然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依梦和吴昊依旧轻轻地秘密私语中,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有那么多话可说,看来,恋人之间总是有着说不完的甜言蜜语。

    这是我不曾有过的滋味,却非常心悸。

    我一个人实在觉得无聊,无意间轻轻哀叹了一声,可是没想到就这么轻轻地一声哀叹,竟然完全被依梦听在了耳里。

    “是不是很无聊?要不我们三个人一起聊天吧?吴昊,你总不会这么小气吧?”依梦声音有那么丝嗲意。当然,配合她绝美的外表,自然而然让人觉得非常舒服。

    吴昊很大方地说了声‘好’,但我们三人一时间却都无话可说,气氛反倒有些尴尬。

    “那个,吴昊,你是怎么认识依梦的?”我问了个无聊的问题。

    吴昊挠了挠后脑勺,又看了看转过身后就一直靠在窗边的依梦,脸上竟然有些羞涩。

    “其实,也不能说是怎么认识吧?其实我暗恋依梦,已经一年多了,直到上个月,她才正式答应我,是吧,我的小宝贝?”

    吴昊伸手摸了摸依梦的头发,不料,依梦却大声尖叫起来,一把扑进了吴昊的怀里。

    这看得我和吴昊一阵茫然,车上所有的人也都诧异地盯着我们这边,吴昊仅仅只说了这么一句话,没必要反正这么大吧?

    只是很快我便不这么觉得,我连忙转身,发现老者仍旧用蓑笠掩着面部熟睡着,就像是已经死了一般。

    而且,我发现,此时并没能听到他浅浅的呼噜了。

    导游小姐非常紧张地过来,虽然不知道她说了什么,但应该是来问发生了什么事的,佐藤也很茫然,用中文对依梦说:“依梦,别怕,怎么了?”

    依梦的身体在吴昊的怀中不断颤抖,声音哆哆嗦嗦,头埋在吴昊的胸口,只是伸手指了指我的背后说:“鬼,有鬼。”租书读 http://www.zush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晚唐谜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晚唐谜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晚唐谜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