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氪命 正文 第八十三章 子子孙孙

租书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汉末氪命汉末氪命 正文 第八十三章 子子孙孙
(租书读http://www.zushudu.com)    ( )    极为罕见没有亲临一线指挥作战的徐峥,在目送着杀气腾腾的辽东汉军携带着攻城器械,狮子搏兔一般浩浩荡荡的出了军营,奔赴战场后    只在随身宿卫骑士和参军的陪伴下,来到了营中一处充斥的药膏味道的偏帐驻地    这是随军医匠的驻地,也是军中的战地医庐所在,得益于呼啸的寒风,没有多少刺鼻的血腥气    经人通传得知了徐峥亲临的医匠管事,连忙放下手中的事物,出得帐来与前者见礼    “见过都尉~不知莅临医庐有何差遣?”    徐峥连忙拱手回礼    “先生有劳了,峥只是想要来探望探望负伤的士卒们,不知是否方便?”    在得知了徐峥的来意后,医匠管事微笑着躬身行礼    “都尉有心了~将士们若是得知主帅亲临探望,一定会十分喜悦的”    见管事恭维自己,徐峥不敢厚颜接下,自嘲着笑了起来    “没能如吴公一般自为士卒吮其疽,却依旧要求士卒战不旋踵,遂死於敌,不被骂作狠心,峥已经很满足了”    不料听了徐峥的自嘲,管事却一本正经的反驳起来    “都尉何必如此自贬?若真是沦落至需要都尉亲自照料受伤的士卒,那还要我等医匠来作甚?”    顿了顿后,管事还不解气的继续说道    “况且吴子是吴子,都尉是都尉,卒有病疽者,起仅仅为其吮之,就换得父子两代皆战死,成就了自己的功业却徒留寡妻孤母,论及此处还未必比得上都尉”    有汉一代医卜不分家,直至东汉末年天下大乱,疫病四起,变相的促进了建安“三神医”的出现,医学终于开始相对正是的独立的出现于中国的历史记录之中,伤寒杂病论的出现就是其代表    但是客观的说,此时的医生地位仍旧不高,不论是华佗还是张仲景都是士人出身,善巧计而~笑~    但是徐峥不会如此    而管事这不尊重吴起,尊徐峥的态度,其实也同样可以由“吴起吮疽”这则史记故事里的母亲一角来解释    起之为将,卒有病疽者,起为吮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卒母闻而哭之。人曰:“子,卒也,而将,军自吮其疽,何哭为?”母曰:“非然也。往年吴公吮其父,其父战不旋踵,遂死于敌。吴公今又吮其子,妾不知其死所矣。是以哭之。”    不过是“食肉者”与“食素者”对事物的着重点不同    前者重视其义理功业,而后者重视其实际和肚子    听懂管事话中其意的徐峥不作答复,转而问道    “当年华佗先生受邀往北而来,我请诸位先生与之坐而互论,当时华神医就对先生十分推崇,认为您的外治之术与其不相上下”    徐峥举手恭维了一番后,才继续说道.    “我想请先生做主以将士的性命为重,这军中的伤患是否需要运送回番汗驻地,方便医治修养?”    甲子年徐志父子登上辽东的军政高位后,徐峥曾以郡公府的征辟文书为缘由,加上记忆中的流感药方为诱饵,妄图诓骗华佗    奈何人是来了也结下了善缘,可是终究是没留下来,只是与徐峥重金招募培养的医匠们一起研讨了许些日子,就离开了,不愿用强的徐峥也只得作罢,脑力劳动可是勉强不了的    只是听罢徐峥的问话,医匠管事眯起了双眼,略微失礼的将徐峥一番打量后,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都尉若是听得进逆耳直言,在下就说实话”    “先生请讲,忠言逆耳的道理峥还是明白的~”    徐峥抬手邀请,示意直言    “此番征战,都尉准备的十分充分,然此时此刻能救的在这就能救,救不了的就是送回去也未必能救,不知这话都尉可还听得进去?”    徐峥又不是后世医闹,况且操兵革之事已久,见惯了生死,只是方才有感而发为安己心,开口问问    “既是如此还要继续辛苦先生了,峥去看看将士们”    “都尉还请自便”    ~    当徐峥告别了管事走进打头的一座营帐中后,除了率先窜入鼻腔用于消毒的烧酒味道,还有入眼的就是营帐中烧的通红的炭火了    这临时烧制的木炭因为无烟,统统优先供给了医庐的伤营使用,至于寻常军士和徐峥都是烧柴即可,反正许些烟气也呛不死人    而当帐中的诸人看清是都尉本人后,皆是想要起身行礼,不过当即就被徐峥以军令为由喝止了众人,令其全部躺好方才作罢    不过在还没来的及开口慰问诸人时,有一名士卒还是站起身来,对着徐峥询问起来    “都尉,属下听说到不少负伤残疾的弟兄已经随队返回番汗了,这是真的吗?”    徐峥打量了一番问话的士卒,见其行动无碍,不过还是“发现”其手臂已被伤了筋脉,用不上力,已经没法在军中继续服役    “安心修养即可,只要等你的伤势稳定,就可以随辎重队先行返回番汗县城,届时即可退役~”    只是徐峥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士卒急切的打断了    “都尉千万不要赶我走,这手臂虽然用不上劲了,可是操弩一定可以的,实在不行就是辅兵也行,我~”    眼看情急之下,伤口有崩裂的迹象,连绷带都殷红了起来,徐峥连忙上前制止,一边挤压住手臂上端的动脉,一边安慰道    “勿要如此激动,当心创口崩裂,别说继续从军了,性命都保不住了”    好不容易令其镇静了下来,徐峥用急救的手法再缠上了绷带代替挤压后才开口问道    “童谣都唱‘十五从军行,八十始得归’,你到好早早的放你归家,反倒不愿意了”    待激动平复过后,脸色恢复了些惨白的士卒摇着头说道    “都尉勿要赶我走,属下原本只是一介失地的豪门逃奴而已,拼了命的为公府开荒屯田,好不容易才在都尉的麾下从了军,分了宅田,无论走到哪里只要说上一声自己是都尉麾下的汉军,俱是受人尊敬”    咽了口唾沫后才继续说道    “若是不能再从军了,没了庇护和尊重,注定守不住自己宅田,那种日子我无论如何是过不下去,都尉若是执意赶我走,还不如让我就此死在战场上来得痛快”    听了士卒的话,徐峥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起身巡视了帐中众人一圈后,才问道    “莫不是尔等,都与他想的一样,担心归家后皆是如此?”    在得到了帐中众人窸窸窣窣的更定答复后    徐峥苦涩的在帐中踱步,注视着每一个负伤的军士,个个俱是负伤留下了残疾    “一帮傻汉子,试问如若我真的如此,能从军就分与宅田,不能从军就统统收回,你们还会如此为我战不旋踵,遂死於敌?但凡从军和立功受赏的宅田,只要我徐家还在一天,就无人敢打你们的主意”    “你们亲历矢石冒雪出塞,收复故土,护佑百姓,无论此战成败如何,皆是我汉家的好儿郎,大英雄”    “所以乘着你们还有军籍在身,接受我最后的军令”    “带着荣誉,回归故里,然后~”    ~    “耕牛农奴人人有份,没有成家的赶紧滚回起娶妻~给我死命的在家生娃子,粮食补贴要多少有多少听到了没有”    徐峥一改之前沉重的语气,略显荒诞的戏谑起来,而帐中的伤员们也终于放下了心中芥蒂,跟着欢笑起来    “都尉,若是我等的娃子大了,还能在辽东,在都尉麾下从军打仗吗?”一个伤兵笑着问道    “等你的娃子大了,若我还活着只怕也该打不动咯”    徐峥毫不忌讳,直言生老病死    但是帐中诸人不怎么想,异口同声的高呼到    “那就给都尉的娃子当兵~徐家的兵”    闻言,徐峥只是微笑摇头,就离了营帐    待随后逐一将所有的医庐都走上了一遍后,正要返回中军大帐的徐峥,却听到北方有剧烈呼喊声传来    闭气凝神,细听之下,只能隐隐听到    “破了~”二字    高句丽最后的军寨~干原易手

    <>租书读 http://www.zush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汉末氪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汉末氪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汉末氪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