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终于降落了

租书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血战甲午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终于降落了
(租书读http://www.zushudu.com)    ( )    辽东半岛绿漆区的战情室里静得跟针落闻声似的,赵之一右手摩挲着一支铅笔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地呆坐着,而作为穿越众地面部队指挥官的吕向阳和空军指挥官的郝大建脸色都有点不大好看,从他们鼻翼轻微起伏的细节可以看出这俩人的火气都不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华夏人有句俗语: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随着绿漆区穿越人员的慢慢增加,各个利益团体形成的“山头”也慢慢显露出雏形来了。当然了,这些所谓的山头之间的矛盾并不是为了争权夺利,只是随着“导演组”不断地提高这个真人秀的难度,哪个小团队都不想自己的人员有所损失。被投送到这个举目无亲的异时空,穿越众自然而然地就会对身边的人产生感情,随着时间地推移这种感情是会超越友谊往亲人的方向发展的。    粗胚们平时相互吐槽的时候,可以毫不留情地把对方怼得体无完肤,但是真到了要面对险情的时候,他们肯定都会希望陷入险境的是住在离自己营区更远一些的那帮粗胚。    “我不同意让LN2003在那个只有两排机场边灯的土质机场上进行迫降,我们缺飞行员!不,我们缺的是所有和飞行有关的技术人员!”郝大建再一次强调了绿漆区空中打击部门在空勤、地勤人员上的巨大缺口。    绿漆区空中打击部门的人员配置从D-day开始就是一个笑话,靠着三个地勤粗胚忙前忙后地支撑起前期的空中打击作战任务而没有出现大的事故,这无疑已经是一个掀幸运女神裙子的奇迹了!郝大建经常说绿漆区空中打击部门的飞行安全都尼玛是靠运气来保障的,这种说法可不是没有根据的!    不过从上次F-35B支援淄博的那次飞行任务中发现的发动机异常的情况来看,幸运女神似乎已经不想再让穿越众这样长期掀自己的裙子了。因此郝大建深知就算给地勤部门增加再多非专业人手都是成效不大的,但是LN2003上的那两个女飞行员就不一样了,那俩人可是在穹顶光幕里执行过近百次作战飞行任务的大牛啊!你特么为了一架鹰酱的破飞机让她们冒险于夜间在一个战俘和土人修建的土质机场上迫降,这简直就一个脑子进水的决定!    “但是我们也同样缺乏可以远距离作战的战斗轰炸机啊!特别是像F-15E这种航程远载弹量大的炸弹卡车,那不是‘肥电’那种短小无力的主所能比的啊!”吕向阳同样也坚持按徐静自己的意愿让LN2003在东万律机场上降落。    “导演组”把真人秀的游戏难度上调之后,传送人员的时间和地点越来越随性,穿越众对空中支援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当然了,这种要求并不是指对飞机隐身、低空地形规避等方面的要求,穿越众需要的是像毛子的SU-34甚至是SU-24这样耐操的炸弹卡车。那样的飞机不挑机场机库,航程远航速快滞空时间长,能快速有效地支援那些被传送到远离穿越众实际控制区的穿越者。    至于图-160“白天鹅”这种更多作为防区外武器发射平台使用的飞机,在应对“导演组”那种无规律传送时性价比并不高。而AC-130U“大割草机”又存在航速慢缺乏精确制导武器的问题,只有能发射战术性的导弹和炸弹的炸弹卡车型的战斗轰炸机才最适合执行这种四处灭火的任务。再者“白天鹅”这种飞一次能让穿越众干几个月保养工作的吃油大户,就算吕向阳开口向空中打击部门求援,丫有没有能力让它飞起来还是个问题啊!    “我们缺飞行员!我现在特么连战备值班的飞行员都凑不够,一旦出事所有的飞行员都尼玛是超负荷工作的,这是很不安全的!”郝大建说道。    绿漆区缺飞行员吗?答案是肯定的,为了让AC-130U待命,林玥都得在机场值班室里带孩子,你可以想象绿漆区的空中打击部门缺飞行员缺到了什么地步了。    “别吵了,听听那两个妹子的意见吧!”赵之一知道这两个家伙是无法说法对方的了,当下决定由徐静和冯岚来决定自己的生死。    “LN2003,这里是绿漆区指挥中心,你们确定要在东万律的机场上进行降落吗?我得提醒你们,那是一个由非专业人员捣鼓出来的土质机场。”赵之一再次向确认徐静和冯岚她们的降落请求,并再一次强调东万律的机场是多么的不靠谱。    “长官,我们知道我们要干什么,相信我,我们在光幕里曾经在比这个还要糟糕的机场上进行过迫降。”徐静口气像足了骄傲的鹰酱飞行员。    “好吧,准许降落。”赵之一知道在F-35B那个小短腿的发动机出故障后,这架F-15E对穿越众的意义。事实上,绿漆区的军火库里就躺着只有F-15E才能运上天的大炸逼。    “嘿,长官,你是不是忘记了告诉那个指挥官,上一次我们在那个该死的土质机场迫降是白天的事情!”冯岚对于夜间在一个连塔台都没有的土质机场降落可没有徐静那么的信心满满,特别是这样一个只有两排机场边灯的机场。    徐静对自己驾驶的这一款已经在鹰酱空军中服役超过三十年的战斗机是有信心的,看看鹰酱飞行员给F-15E起的绰号吧,“泥地老母鸡”!从这个绰号你就能清楚地知道它可不是F-22“猛禽”这种没事就要在恒温机库里呆的宝贝疙瘩。从本质上讲,它和毛子的4那样的糙货是一样的,同样是能用砸下去这样的方式在跑道上降落的主。    当然了,光靠机身架构强度耐操还是不足以于夜间安全降落在东万律的这个跑道上的。这个缺少夜间指引灯光的机场,还特么没有塔台,也就是说徐静她们根本就无法通过塔台帮助来调整自己降落时的飞行姿态。一旦出现一头扎到跑道上的情况,那就算你机身机构堪比坦克,那都是得粉身碎骨的!    冯岚在向自己能记起的所有神佛都祈祷许愿之后就开始降低飞行高度准备降落了,讲道理,想要在这个仅有两排机场边灯的土质机场上安全降落,她们真的很需要运气!    砰,砰,砰,这架编号为E战斗机像一块打水漂的石头一样在土质跑道上蹦了三次,最后终于在跑道的尽头停了下来。幸亏穿越众为了消耗那些战俘和土人的精力把这个跑道修得足够长,否则LN2003极有可能就冲出去了。    “绿漆区指挥中心,LN2003安全着陆,用那两个妹子的话来说,只要修一下起落架她们就能重新上天了。”马可世第一时间向赵之一他们汇报了LN2003安全着陆的消息。    听到马可世的汇报后赵之一这才松了口气,激动地甩掉手里铅笔和吕向阳还有郝大建一一击掌庆祝。他也很担心自己的决定会让这个团队出现重大伤亡事故。    “先别急着庆祝了,黄小蕾要和你通话,毛子的那位沙皇好像脑子进水了。”马小艺晃动着手里的耳麦对赵之一说道。    “北边的那位脑子一直不太好使啊,再出些什么幺蛾子我都不奇怪!怎么着,难道是满大人要卖那块地给他么?”赵之一对那位最终下场是被处决的沙皇的智商真心是不怎么看好的。    “毛子在试探我们之间有没有停战的可能性,我也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你有没有示意犹太人给某位掌权的毛子行贿啊?”黄小蕾用电台问赵之一。    “WTF?停战?这才打到哪啊,现在就认怂了?”赵之一对黄小蕾汇报的这个情况也很意外。    “不对啊,想认怂他们在贝尔加湖那个铁路枢纽被我们端掉后就应该开口了,怎么拖到这个节骨眼上啊?他们的太平洋舰队绕大半个地球过来不花钱的啊!?”郝大建说道。    “会不会和LN2003砸了他们的太平洋舰队有关系啊?”吕向阳问道。    “不可能,要不是‘导演组’解除了无线电干扰,我们还不知道啥时候能收到这个战报呢,毛子怎么可能知道他们的舰队受到了攻击啊!?”郝大建回答道。    “按徐静的说法,她们仅击沉了毛子太平洋舰队的一艘军舰,剩余的MK20‘石眼’集束炸弹恐怕对其余的军舰造成不成什么致命的伤害。也就是说就算毛子收到了舰队被攻击的消息,也不大可能因为这个和我们讲和的,这里边肯定还有别的关窍!”赵之一说道。

    <>租书读 http://www.zush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血战甲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血战甲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血战甲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