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四十八章 干尸

租书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翊神相正文 第两百四十八章 干尸
(租书读http://www.zushudu.com)    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没有氧气,长明灯一定会灭。只不过,有相当一部分人,为什么长明灯是一种特殊的灯,不能用所谓的科学原因来解释。

    比如,公元1540年,罗马教皇保罗三世在罗马的亚壁古道(一条古罗马大道)旁边的坟墓里发现了一盏燃烧的灯。

    这个坟墓据说是古罗马政治家西塞罗的女儿之墓,西塞罗的女儿死于公元前44年。这就意味着这盏灯在这个封闭的拱形坟墓里燃烧了1584年。

    另外,在国外有相当多的例子,证明长明灯的存在,国内这种例子便是不少见,比如沈翊就在一本笔记上,见过长明灯的内容。

    只不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虽然长明灯的传说不少,但绝大部分人确实没有见过这种灯。所以,长明灯是确有其事还是古人的无稽之谈仍然是一个谜题。

    沈翊等人虽然也听过长明灯的传闻,但都没有见过长明灯,乍然见到,惊愕之余,都想一探究竟。

    “等等!往后面退几步!”沈翊感觉有些不对,提醒大家往后退去。

    所有人顿时一惊,急忙朝后面退去。

    “怎么回事?”米修杰问道。

    沈翊反问道:“你真相信,长明灯可以在没有氧气的情况下燃烧?”

    “或许是你打开棺材盖的时候,有氧气进去呢?”米修杰说。

    沈翊摇了摇头:“在刚才棺材盖打开的瞬间,我可是亲眼所见,这长明灯可是一直这么亮着的,并没有那种从暗到明的转变。”

    “呃……或许是里面还有通风口呢?”米修杰又提出了这个猜测。

    “你觉得棺材里面会有通风口吗?”米毅然反问了一句。

    米修杰哑口无言,半响,他呐呐地说道:“或许是机关的问题,导致棺材不密封吧?”

    “不要利欲熏心!”沈翊淡淡地回了他一句:“否则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沈翊这句话虽然不高,但听在米修杰耳朵里,如霹雳一般,顿时把他给惊醒了。

    张振业说:“难道里面有可以致幻的毒素?”

    沈翊说道:“刚才我看到棺盖四周的空气有些飘忽,而且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咱们站的也挺近的,却看不到光线从棺材里出来?”

    这么一说,大家都确定,自己刚刚都看到了幻象了。

    “可是我刚才占卜结果并没有问题啊!”张振业觉得很奇怪。

    沈翊帮他圆了谎:“张大哥,你又忘记啦,咱们这里还有影响占卜的因素在呢。”

    “嗨,我都傻了,以为在地底下,不会受到影响呢!”张振业拍了拍额头,这才想起来,就算没有金贤在,这处地宫情况复杂,还是有可能扰乱占卜。

    “咱们现在怎么办?”米毅然问道。

    沈翊说:“等一会,可能只是里面的毒气,大家一会过去的时候,戴上防毒面具。”

    片刻后,大家照着沈翊的提议,戴上防毒面具来到棺材前,这时再看,棺材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长明灯,而是一盏看起来不太起眼的灯盏。

    沈翊戴着手套,从棺材里面把灯盏拿出来,发现灯盏双层结构,里面的一个容器内装灯油,外层也不知道放的什么,可能已经挥发掉了。

    张振业看了之后,说道:“这应该就是长明灯了,灯芯用醋泡制,外层装水,用以冷却灯油。这是个伟大的发明,因为油灯消耗的油主要不是点燃了,而是受热挥发,醋泡过的灯芯能保持低温,油坛外面的水也可以有效阻止油温上升,但是长明终究是理想中的愿望。”

    米修杰颇有些兴奋地问道:“不管怎么说,这是长明灯啊,而且里面的灯油,说不定就是人鱼灯油呢?”

    人鱼灯油,许多文献中记载过墓室里的长明灯,都是用的这种灯油,相传这种灯油是永远烧不尽的,故而才能使长明灯千年不灭。

    人鱼,也被称作鲛人,是传说中生活在海洋或者大的湖泊河流中的一种人身鱼尾的生物,中西方皆有关于这种生物的记载。当然,中西方对鲛人的描述是不同的。

    米毅然冷不住讥讽道:“你到是想的美,鲛人只是神话中的产物,你以为现实中可能存在吗?”

    米修杰反驳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咱们之前还遇到那种奇怪的吸血鬼呢。”

    沈翊仔细打量后,说道:“这里面的灯油,确实有可能是人鱼灯油。”

    “你看,沈师都这么说了。”米修杰激动地搓着手道:“如果证实,这确实是人鱼灯油,那就发达了!”

    沈翊呵呵一笑:“你要的话,这盏灯就给你了,不过你拿了它之后,就不能再分其他物品了,你同意吗?”

    米修杰一冲动,刚想答应,他突然反应过来,这里面好像有坑啊,而且说到底,这次的事情跟他的关系不大,如果自己要了这盏灯,算什么事儿?

    沈翊接着笑道:“你放心,万一不是,我们可以再给你补偿。”

    “不不不!”米修杰一脸正色地说:“这次的事情,跟我没什么关系,我虽然对这盏灯很感兴趣,但也不敢奢望,至于其他东西,就由你们处理吧,我什么都不要,能保住自己的命,就是万幸了。”

    米修杰虽然贪生怕死,但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知道什么该争,什么不该争。

    米毅然长舒一口气,如果米修杰敢答应下来,他非得一巴掌拍死不可。

    “别这么说,见者有份。”沈翊呵呵一笑,他也不是那种吃独食的,而且一个人吃独食,容易变成“木秀于林”。况且,只有大家都获得了利益,下次有好事,才会想着你。

    沈翊接着解释道:“另外,我觉得这灯确实很有可能是长明灯,里面的灯油也可能是鲛人油,但这种东西只适合研究,我不建议大家使用,否则有害无益。至于原因很简单,此物煞气太重。”

    “煞气太重?”弟兄俩有些不太明白,难道是因为灯盏是从棺材里拿出来的,所以煞气太重?

    张振业为他们解释道:“你们想,鲛人也是一种类人生物,如果要取它们的油来制作灯油,要不要把它们杀了?而且,制作这么一点灯油,需要杀的鲛人可能不少,聚集起来,怨气和煞气会不会很重?”

    米修杰看了看沈翊手上的灯盏,打了个寒颤:“听你这么一说,我怎么觉得这玩意好恶心啊!”

    “你以为古代的君王有多少是良善之辈?”

    沈翊回了一句,把灯盏放好,接着向棺材里看去。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具男性尸体,并且,这具男尸皮肉干枯贴骨,头戴玉冠,衣着锦袍,在他的眼睛上,还覆盖了一对白玉眼罩。

    “干尸!这家伙居然成了干尸了!”米修杰惊叫了起来。

    沈翊大感奇怪,照理说,这是非常不正常的事情,因为他可以明显感觉到,这处洞穴比较潮湿,要不然,装着金银珠宝的木箱腐烂成那个样子。就算尸体发生变化,也应该变成骷髅,或者湿尸,不可能变成干尸啊!

    张振业看到沈翊的表情,问他怎么了。沈翊便把自己的疑惑之处讲了出来。大家也都倍感奇怪。

    一时想不到原因,大家便把这件事情放到一边,接着搜查棺材里面其它东西。

    这个棺材里的陪葬品非常稀少,大家除了尸体没动之外,就只搜到了三样东西,分明是一块腰牌,一枚不知名黑色玉石制作的印章,还有一把三尺短剑。

    米修杰嘀咕道:“不应该啊,堂堂郑兴王,怎么就只有这么几样东西当陪葬品啊?”

    “这么多箱金银珠宝,你觉得还要怎么样才算多?”沈翊觉得有些好笑。

    米修杰说:“不是,我觉得应该有更多珍贵的东西吧。”

    张振业笑道:“一条丧家之犬,你觉得能有多少宝贝的东西?而且,即使有好东西,他的手下难道就不会拿吗?”

    “也是!”米修杰点了点头:“说起来也挺奇怪的,郑兴王的手下难道都不是贪财之人,居然舍得把财物都留在这里。”

    大家都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个中肯定有什么原因。

    这件事情,大家先放在一边,没有深究。

    沈翊先研究那把短剑,这把短剑外面为鎏金银剑鞘,錾刻的纹饰为成组的奔兽,似麒麟如天马,形象奔腾而飘逸;奔兽纹之下垫衬的是飞舞的花草纹饰,飘动如天花乱坠;象征着天兽漫游在天边的牧场上……

    在主题纹饰下还满衬了鱼子纹,使得整个画面饱满而富有立体感。在三组纹饰的间隔处,桃形开光内装饰的是成束的花卉,对称而约束,让动态十足的画面规范起来。整个设计独到而精巧。

    光是外面的鎏金银剑鞘,就让沈翊有些爱不释手,他把玩了一会之后,轻轻一抽,这把剑也不知道是使用什么材质铸造的,居然一点锈迹都没有!

    只见剑身通体墨黑,剑锋内藏,式样古朴,但看着就让人心底生出了一股寒意!

    “好剑!”沈翊和张振业异口同声地赞道。

    沈翊细看,发现近剑格处有两个鸟篆铭文“墨曜”。

    “这两个是什么字?”张振业对鸟篆不太熟悉。

    沈翊说:“墨曜”

    “难道这便是传说中的‘墨曜’剑?”大家都有些目瞪口呆。

    《史记》载:中国九大名剑皆出西平:“天下之剑韩为众。一曰棠溪,二曰墨曜(墨阳),三曰合伯,四曰邓师,五曰宛冯,六曰龙泉,七曰太阿,八曰莫邪,九曰干将。”

    其中,墨曜剑排名第二,可见其不凡之处。

    张振业恍然道:“我记得史书上有记载,说是郑兴王偶得一柄宝剑,自称有天道庇护,难道指的就是这把‘墨曜’剑。”

    “肯定就是此剑了,没想到居然会是大名鼎鼎的‘墨曜’剑。”

    说到这里,米修杰突发其想:“我听说古代的剑都非常锋利,要不咱们试一试这把剑的锋利程度吧?”

    “你个二货,知不知道这是古董!如果弄坏了,信不信我揍你!”

    看到米修杰想要抽出自己的匕首,沈翊没好气地骂了句。

    米修杰嘿嘿笑道:“沈师,别生气,我只是开个玩笑!”

    沈翊不理他,接着又把另外两件东西都看了一遍,从印章的印文来看,此人是郑兴王无疑了,这枚绝版印章应该也能值几个钱。

    至于剩下的玉腰牌,大家都都没看出有什么特殊之处,或许也只是郑兴王喜欢的装饰品而已。

    “接下来,谁来检查郑兴王?”米毅然问道。

    沈翊回道:“还是我来吧,至少我知道哪个地方阴煞之气比较重。”

    做这种事情确实非常讲究,大家全都同意让沈翊处理。

    事实上,沈翊对尸体上的财物还真没什么想法,他最想知道的,还是这具尸体为什么会变成干尸,这实在太不符合常理了。

    沈翊没有碰头冠和眼睛上的眼罩,头部由于是灵魂出窍之处,而眼睛上的眼罩是用来封死者灵魂的,这两个地方最好不要动,防止发生什么诡异的事情。

    接着,沈翊查看干尸的手。

    说来也怪,照理说,那方玉印应该是放在死者手里的,没想到就放在一边,死者看起来对它不感兴趣。

    不过,想来到也正常,毕竟郑兴王只是反王,又没有造反成功,对象征地位的印章当然不会感兴趣。

    干尸手里确实握着东西,沈翊触摸到干尸的手时,突然一怔,因为他感受到了明显不应该存在的温度。

    沈翊恍然大悟,不用说,肯定就是因为异常的温度,造成郑兴王变成干尸的,那么这个“罪魁祸首”又是谁呢?

    想到这里,沈翊掰开了郑兴王的左手,从里面抠出了一块石头,拿到手上仔细地观察。

    这块石头外形就像枚光滑的枣子,整体为红色,拿在手里,会有一股温暖的感觉传来。

    沈翊认为不应该只有这么一颗,于是从郑兴王的右手取出了一枚差不多的石头,最后还从嘴里取出了一颗。租书读 http://www.zush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翊神相》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翊神相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翊神相》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