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尘俗世梦魇初生 第二十三章 水上要塞腐尸惊现

租书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巽木传说凡尘俗世梦魇初生 第二十三章 水上要塞腐尸惊现
(租书读http://www.zushudu.com)    船后仓,

    “你们两个暂且就呆在这儿,还请不要肆意走动,饭食的话自会有人送来的。”说完文起便返回了。

    温弦耸了耸肩,“也好,至少不用划桨了。”自顾自靠着一堆杂货一屁股坐了下去。

    “你干嘛呢,杵在那里,”温弦顺着目光扫视了一眼,确实有点肮脏,“怎么,不习惯?”

    “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味道?”

    “什么!”

    蓦然间,温弦回忆起几年前,逝去的娘亲身上也有这种味道。

    “是尸臭,”毛骨悚然的感觉由心而生,“刚才这人哪里有不对劲,是哪里?”

    南冉虽然第一时间感觉到了不同寻常,但是完全没有判断的能力,这不是不够聪明,而是缺乏理解未知事物的经验,即便你能发现问题却也无法做到解决问题。如果你不学习就不会去思考,经历才能够让一个人丰富内在。

    温弦干净利落地从地上跳起,“算了,想不起来了,我们出去看看!”说罢,取下腰间佩剑握于手中,转身便向外走去。

    “阿弦,等等我!”

    说罢急急忙忙跟了上去。

    船首原本富丽堂皇的船室,此刻多了些破败。

    “安顿好了?”室内姬武坐在案几前,见文起进来不由问道。

    文起并没有回答这个,较之前更苍白脸颊,镶着一双墨黑的眼瞳,里面装着的是决绝。

    “殿下,这个不是乐善好施的时间,追兵未退,前路未卜啊!”

    “文起,你太谨慎了。”姬武强装着内心的苦涩,收起了手中的狼毫,纸上的墨迹刚刚舒开,却只有一个舛。

    姬文起皱了皱有些僵硬的眉,“天凤想要驶入大清河必须得经过虎跃涧,这虎跃涧却不是善地。”

    “还真是无路可退了呢。”

    “属下虽没亲眼见过,却也有所耳闻,这虎跃涧上盘踞着南陈一股庞大的土匪势力,他们欺软怕硬,贪财好色,在那本就狭小的水路上建了一座水上要塞,专门干些拦路虎的勾当。”

    姬武若有所思,这一路上追击不断,逃出来的三百甲士所剩无几,天凤也受到了重创,若是自己不能够寻到六叔,怎么对得起九泉下的父亲,怎么负得起姬氏一族的希望。

    想到这儿,姬武咬咬牙道:“即便是龙潭虎穴也要闯过去!”

    “殿下,只怕——”

    “只怕什么?”

    只见姬文起卸下了挂在腰间的短剑,直直的跪下,用两只枯槁得一点也不像青年人的手轻轻捧起。

    “文起,你的手!”

    “只怕想要陷害殿下您的人已经到了虎跃涧堵截了,”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短剑,“那种控制不了自己身体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如果那个时候属下要是对殿下不敬的话,就用这把剑了结我。”

    “怎么会这样?”

    姬武绕出案几,想要扶起文起,却被他制止了。

    “殿下,文起再被赐予姬姓的时候就把全部交给了姬氏,只可惜在殿下最危难的时候,文起却不能和殿下您并肩作战了。”

    “你的脸?你的眼睛?”

    就在姬文起说话的瞬间,他的身体开始不断地枯萎,而眼珠里却越来越鲜红。

    “啊————”

    与此同时,甲板上也正发生着这样相同的一幕,原本只是受了点伤的将士,现在身体机能不断地在衰退,刹那间,一股经久不衰的尸气弥漫在上空。

    “啊,他们,他们……”

    “怎么回事,他们一个个像是中了什么歹毒的诅咒?”温弦见到这番场景也不由瘆得慌。

    “呕,我们快走,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就在南冉二人准备跳水的时候,听到了船室传来的神似女声的惊喊。

    南冉惊异道:“有人在船室里?”

    “看来还真不能这样就走了。”温弦顺手解下配剑,看向南冉,“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进去?”

    “你都不怕,我怕啥?”说完不等温弦回答,就往船室转去。

    就在船上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时,天凤这只水上庞然大物却没有停歇,一路径直得向着虎跃涧奔腾而去。

    虎跃涧,水上要塞。

    “快看,天际有东西在过来。”

    一个负责值守的大汉指着北面天际道。

    “好像是一只大鹏!”

    “不太像,应该是一只大船。”一位看上去颇有经验的中年汉子纠正道:“你们在这儿留点心儿,我去禀报主上。”

    要塞中心,刚才的汉子半跪在殿堂中央,如实的一一禀报。

    首座上,赫然大马金刀得坐着一位虬胡子大汉,头发硬得耿直,充满威慑的眼旁挂着一条入肉三分的疤痕。而左侧站着一位看上去不过三十,风姿绰约,少妇模样的女子。绾着一头银发,肤色倒是有些病态的白。

    虬髯大汉退避了中年男子,首先开口:“婆婆,看来我们等得人来了。”

    “不,本座只要一个人就行,其他的都是你的。”沙哑的声音意外得从这具年轻的身体里传出。

    虬髯大汉眼角隐约漏出一丝忌惮。

    “也好,我们这就过去瞧瞧这大楚的巨枭。”

    走在水上的通道上,虬髯大汉岳阳天俨然跟在女子后面,那是一种不由自主的畏惧。

    “小娃娃终于来了,我可是等你好久了。”望着越来越近的天凤巨船,银发女子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说罢,便闭起了双眼,像是在默咏隐晦的咒语。

    转入船室后,刚才果断的南冉很不自然,眼前的景象倒是有几分香艳,又有几分可怖。

    室内摆设虽富丽堂皇却又狼藉不堪,视野的尽头是被围在角落里衣衫褴褛的少女。

    她披头散发,两眼无神,破碎的锦绣男饰下露出了雪白的肌肤,此时正喃喃自语,轻声啜泣。

    她的身旁赫然躺着一具伛偻的尸骸,一把短剑刺在干扁的胸口,依稀能瞧出是之前带领自己上来的青年人的服饰。

    “非礼勿视。”后进来的温弦倒是立马反应了过来,手脚轻快地脱了外衣披在了女子的身上,挡住了那一缕春光。

    南冉见温弦的反应,不自觉的有些钦佩,也有些懊恼:“外面还有好多这些怪物,我们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你来背着她,先逃出去再说。”温弦说着突然间举剑跑到了门口。

    原来说话间,甲板的士兵早已发生蜕变,变成行尸走肉的腐尸,就和里面躺得那具一样,碧绿的眼珠,腐烂的口器流淌着恶臭的尸水。此刻竟然有几只已经逛到了门口,沉闷的鼻音使人心慌。还好是在白天,要是在半夜,指不定自己要被吓个半死。

    “你还不快点,这东西口水都弄我衣服上了。”温弦身手利落的一剑刺翻一具腐尸,又一个回旋踢扫开两只,回头却见南冉在发呆,不由喊道。

    “哦,马上好,马上好,你再坚持会。”南冉回神,收起手中寒玉剑,双手毫无顾忌地拖起失魂落魄的女孩。

    触碰间,女孩像是本能反应僵硬不适,随后像是找到了依靠,身子一瞬间酥软异常,仿佛放下了心中所有的羁绊。租书读 http://www.zush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巽木传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巽木传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巽木传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