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6、第一百二十六章 路痴娘 迷路了

租书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鱼龙符正文 126、第一百二十六章 路痴娘 迷路了
(租书读http://www.zushudu.com)    原本势头极盛的星月宗, 一夜之间销声匿迹。

    在此之前,有人见到顾炎阳带着星月宗的人往西去。

    南离九一路往西, 穿过草原,深入西漠,一直抵达西漠鬼国边境。

    西漠鬼国, 是幽冥鬼界的属国,白天是阳间世界, 夜里是阴间世界, 这里的人供奉的是鬼国女王。过了西漠鬼国,就该进入幽冥鬼界之地了。北边有南家世代镇守幽冥鬼界大门。西边则由执掌迷尘海的莫家人把持着。莫家, 亦是鬼国王族。他们偏居一隅,极少与外界往来, 也不欢迎外面的人。

    西漠鬼国外,有一道巨大的城墙,城门打开,城门右侧写着 “入此门者” ,左侧写着“有进无出”。

    南离九在城门前停下了脚步。

    西漠鬼国是奴隶制度,进入此门者, 世代皆为鬼奴。

    顾炎阳不会想让全宗上下进入西漠鬼国当鬼奴,他更没那实力和执掌迷尘海的莫家抗衡。

    沙漠很大,草原也很大, 西边大小国家数十,大小宗门宗教势力林立。在这里,任何一个人迹罕至的绿州、峡谷都可以成为他们的藏身地, 她想把顾炎阳他们找出来,与大海捞针无异。

    南离九往回去。

    她不着急,千年、万年,她等得起。

    顾炎阳不可能永生不死,他要么成仙,要么成鬼,要么变成尸修,他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他若成仙,上界有老参仙和南家老祖宗等着他。他入幽冥鬼界,除了去西漠当奴隶,她能放他一马。别的地方,他敢入,她就敢杀进去。他如果走尸修的路子,除非他永远躲在坟墓里不出来,否则她一定能找到他。尸修晋阶,除了血,只有血。每一个尸修都是白骨铺路鲜血铸就,哪里有高阶尸修现世,哪里就有生灵涂炭。顾炎阳如果变成尸修现世,他藏不了,况且尸修难修,七重楼船上,缜隐倾尽一国之力耗费千年时间,也只够让苏情修炼成旱魃。旱魃化犼,必须要有龙血或犼血为引,再以大量鲜血助其进阶。天下再难有第二个秦州和云州供尸修屠城吸血化犼。

    南离九回返时,已到寒冬时节。

    沙漠里飘起了雪,大雪过后,沙漠里的凹地里铺着白色的雪。耀着万丈金光的太阳挂在远处沙丘之后,黄沙被铺上层金黄色,寒冷的空气,卷着黄沙的凛冽寒风,透着空旷、死寂、苍莽。

    她的影子,被夕阳拉得长长的。

    这样的景象,大阴山也曾有过。

    不同的是,大阴山的沙是褐色的,像被血染过。

    龙池曾在这样寒冷的冬季,踩着褐色的血沙,穿着破得无法蔽体的破烂衣服,赤着脚,顶着寒风,冻得瑟瑟发抖,仍不停歇地找她,找了一年又一年。

    那时,她怕丢脸,不愿出来见龙池,任由龙池在大阴山沙漠苦苦找寻。

    她那时不明白龙池为什么非要一直找她,回参王府不好么?她的死活与龙池又有什么关系。

    如今,她懂了,龙池却不在了。

    南离九穿过西漠,穿过落满厚厚积雪的草原,穿过关山,进了一座凡人的城池。

    位于边塞的城池,并不繁华。天很冷,街上有些冷清,倒是食铺和酒铺里非常热闹,大街上的空气中飘着浓浓的牛羊肉膻味。她不喜欢这种味道,事实上,她是尸修,天生喜食血,可她早被龙池养刁,就算是修士的血,她喝起来也觉得腥。人多的地方,人味浓,熏得慌。

    她没打算在这座边塞小城落脚,只是图近,从城里穿过去。

    耳边,响起的是边塞人的吆喝和谈话声。

    西疆太远,玄女宫的人与西疆人打交道的时候极少,除了远赴西疆做生意买卖的商队外,其他人很少能用得上西疆语。她只在很小的时候,学习那些不常用的语言里学过几句西疆的常用语,对于从耳边划过的语言只能听懂一句半语。

    突然,一句“笨得你”从旁边酒肆嘈杂的酒肆中传出来,脆生生的声音,带着完全不掩饰的意味。

    南离九的心一阵钝疼,几乎下意识地停下步子。

    紧跟着那声音又响起,说的是更罕见的海龙族语言,她因为父亲的缘故,是学过龙族语言的。

    “我们要去北边,北边,秦州,秦岭,你往哪飞,往哪飞,这是西,西啊,再飞都到西漠了。东,南,西,北,分不清方向,对着太阳飞也行呀。”

    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响起:“太阳早上在东边,傍晚在西边,对着太阳飞,那还不成了原地打转。飞错就飞错,调个头再飞就是了。不准再跳脚,不然我立即揪你回龙宫。”

    “我错,我错,我来领路,我来领路,成吗,我的亲娘,你是我亲娘,你是我祖宗,我亲祖宗。你们吃肉,我先画地图,待会儿我们照着地图飞,飞一程就落到有城的地方认认地方,这样就不会偏了。我的记忆力很好的,地图不会画错。”

    南离九站在大街上,听着那说着龙族语言的熟悉声音,心脏阵阵抽疼,却不敢进去,甚至不敢用神念扫过去。龙池不会海龙族语言,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只是幽冥州和秦州。海龙族,在南海深处,与云州横跨一个大陆。

    她嗅到空气中飘来的海腥味和龙气。

    海龙族与内陆的龙不同,内陆的龙,稍微兴点风作点浪就会引发天灾,海龙族占据广袤的海域,在深海恣情畅游,性情远比内陆的龙要凶猛好斗,其长相也略有不同。

    南海深处的海龙族跑到大西边来,说要去北方,怎么这么诡异?

    一个中年男子沉低的声音响起:“龙主,外面有情况。”

    那年轻女子的声音响起:“护好少主,我去看看。”

    那酷似龙池的声音又响起:“怎么啦?我也去!”

    被唤作龙主的女人喝斥声道:“你坐下,不要小命了你。遁符拿好,见势不对马上逃。”

    “我们有十几条龙……”话说到一半,咽了回去。

    南离九闻到的海龙味道很重,但没想到有十几条之多。这么多龙上岸,远赴内陆深处,这是要做什么?她正在思量间,一个身着华贵长袍满身铃当环佩挂满珍宝的女人从店里出来,身旁紧紧地跟着几名身材魁梧的护卫。他们的长相与常人相似,但又有不高,个头略高,个个深眉高鼻梁,金色的眼珠幽黑的眼眸,凝神看去就会发现那眼瞳并不是真的黑。

    他们这行人的身上没有龙池的气味。

    那声音……

    南离九心头充满失落,连一探究竟的勇气都没有,只略微朝她们颔颔首,继续往前走。

    世上有长相相似的人,声音语气相似,也不是没可能。

    龙池虽然总说自己小时候怎么穷,却是实打实地被黎明雪他们宠着养大的。那海龙族的少主,想必也是很受宠的。

    她慢慢地往前走,明知道那不是龙池,可还是想听听她的声音。

    她没敢将神念扫过去。

    神念扫过去,必然会惊动龙主和小龙身旁的护卫。龙族最是护短,特别是对龙族的幼崽,龙族护得比眼珠子还紧,不要说做些什么,稍微流露出些要对幼崽有意图,都会招来龙族的攻击。

    “便宜娘……哎,娘亲……口误,呵呵,娘亲,外面刚才有什么呀,我闻到很重的血腥味。”

    南离九停住了脚步。她的脚下像有万斤重,抬不起来。

    曾经,龙池也经常叫她便宜师姐。

    可是,龙池已经死了。她已经死了。

    她的停步,引起龙族的警觉,那龙主说:“走啦,先离开这里。”

    一群龙,在凡人地界,总不能冲破凡人房顶直接飞走。

    南离九回头,便见一群身材高大的龙族护卫护着一个身材娇小披着长斗笠戴着风雪帽的少女从酒肆里出来。毛绒绒的风雨帽遮住了她的脸,她的脖子上挂着一个璎珞,璎珞上有一颗宝珠,溢散的光华罩住她的全身,遮住她身上的气息。那少女似好奇想往她这里看来,被龙主一把按住了头。

    龙主警惕地看着她,浑身蓄势待发。

    南离九再次颔首表示自己没有恶意,她正欲收回视线,却忽然瞥见少女的腰上挂着一把剑——分水剑。

    龙池的剑!

    一团湿意浸上眼眸,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飞快地拭去脸上的血泪,再次朝那剑望去,她没眼花,那确实是分水剑,用八劫蛟龙铸炼的分水剑。分水剑被龙气溢养过,不仅恢复了往昔的威势,甚至因为沾的是纯正的龙气,更显不凡。

    那少女转身,龙族护卫把她挡在中间,隔阻了她的视线。

    南离九看着那群龙族,几次张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唯有泪不断地往下淌。

    龙主再次回头,眸中闪过困惑,眼里的警惕更深。

    那是一只尸修,实力极高,都快修炼成尸祖了。她知道陆地危险,但没想到,来到这地方,竟然遇到这么一只。龙族的血,对尸修来说,是它们进阶和飞升的关键。

    一些实力强大的旱魃就能杀龙吞云,借龙血进阶成犼。成犼之后,那可真是上天入地,杀地仙,斩真龙,雷劫都劈不死。犼已经极其罕见,这只竟然已经快要修炼成尸祖了。

    这么强大的尸修现世,必然伴随着苍生浩劫。

    龙主很想说:崽呀,陆地太危险,我们回海里吧。

    北边有一只尸圣,这里还有只尸祖,还让不让龙活了!他们就不该上岸。

    龙主忽然觉察到不对劲。听她家崽说,北边那只尸圣挺好看的,脾气暴躁的冷美人,这尸祖长得也不丑,还流血泪……

    她悄然传音:“崽,你师姐,就是那只尸圣境的师姐,会不会乱跑,例如跑到西边来?”

    “你想多了,她腿不好,从云州到秦州都是我背她,腿好了她还习惯坐轮椅。便……娘亲,南离九不路痴。”

    龙主捞起龙池,说:“那赶紧走。”身后那只盯上她家崽了。

    作者有话要说:  龙主:崽啊,我们深海的居民,都是看洋流看潮汐……从来不看太阳…… </p>租书读 http://www.zush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鱼龙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鱼龙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鱼龙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